• / 7
  • 下载费用:10 金币  

从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看中日关系.doc

关 键 词:
从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看中日关系.doc
资源描述:
从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看中日关系学校:河南大学学院:历史文化学院专业:历史学指导老师:朱海燕姓名:张一帆学号:1121106310从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看中日关系摘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作为战败国,应该及时承认历史事实,承担战争责任,但东京审判的不彻底,美国出于自身利益逐渐放弃对日本战争责任的追究,中韩等受害国也没有及时要求日本承担战争责任,种种原因使日本政府没有及时认清错误并承担责任。日本右翼势力也不断发表右倾言论,并给政府施压,这使日本政府出现了修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等活动。虽然战后中日之间的经济、文化等交流频繁,但在历史态度上,中日双方未达成互信,日本政府否认历史事实、逃避战争责任的历史态度使中日关系处于“政冷经热”的形势下。在二战结束 70 周年的契机下,今年安倍政府的历史态度非常值得关注。关键词:日本政府 历史事实 战争责任 历史教科书Summary: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Japan, as a defeated nation, should be timely to assum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war. But Tokyo trial is not thorough, the United States gave up on Japan’s war responsibility accountability, South Korea and other victim has not promptly asked Japan to take responsibility. This did not make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recognize the error in time. Japanese right-wing forces have continued to express rightist rhetoric that the government appeared to modify textbooks, visits to the Yasukuni Shrine. While economic exchanges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after World War II are frequent, in the history of the attitude, the two sides did not reach a mutual trust. Under the Japanese attitudes of denying historical facts and evading responsibility for the war, Sino-Japanese relations are in the form of “politically cold and economically hot”. In the seven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Abe government’s attitude towards history is worth of attention.Key words: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Historical facts Responsibility for the war History textbooks正文:二战结束后,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一直备受关注,在国际社会引发了热烈讨论,中国人民作为战争受害者,也强烈要求日本政府摆正历史态度。但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有意地表明了日本政府否认历史事实、逃避战争责任的历史态度,这样的历史态度给中日关系的发展带来严重隐患。虽然 1972 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使中日外交关系正常化,两国在经济、文化上也有了更多的交流,但是在政治、历史问题上,并未达成互信。所以,分析日本政府历史态度形成的原因显得尤为重要。本文就对日本政府否认历史事实、逃避战争责任的具体表现及形成原因进行分析,同时,考察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这一特殊问题,让我们更全面地了解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及其产生背景,能够在未来更好地寻找契机,为双方关系的发展做出努力。一、日本政府对历史事实的否认和模糊化二战结束后,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的事实相继被挖掘,国际上要求日本承认历史、承担责任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为了逃避战争责任,日本政府就否认对华战争的侵略性,否认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等历史事实。(一)日本政府否认对华战争的侵略性在根本上,日本政府否认对侵华战争的侵略性。日本的大陆政策是用战争手段吞并中国、朝鲜等大陆国家,实质是对外扩张的政策,但明治维新后,日本国民始终认为本国的“大陆政策”是为了抵御西方殖民大国的威胁,在周围建立一个大的防卫圈。战争开始后,日本政府又不断提出“大东亚共荣圈”的概念,并为其发动的战争提出了“大东亚战争”的名称,借此将侵略战争正当化。1936 年日本政府制定的《国策基准》中有对“大东亚共荣圈”的最初设想,1940 年,日本外务大臣松冈洋右首次提出“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要确保日本在东亚大陆的统治地位。日本政府用“大东亚共荣圈”的号召来迷惑国民,同时宣称亚洲各国应以日本为中心来抵御西方侵略者,争取独立和解放,以此为借口发动“大东亚战争” 。同时,日本政府又利用国民对天皇的崇拜与信任,用天皇的“圣断”来强调并宣称“圣战”的正当性与必要性,发动全国人民共同参与“圣战” ,并使国民认为发动战争并不是侵略行为,而是为了维护日本,维护大东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日本的教科书中也鼓吹“圣战” ,书中这样描述:“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是精英,是亚洲各民族的领导,肩负着把亚洲其他民族从欧美殖民主义统治者的压迫下解放出来,重建世界道义的神圣职责。 ”1战后,面对国际上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谴责,日本国内又出现了“大东亚战争肯定论”的观点,这一观点主张日本对外扩张的战争是驱逐白人殖民者,解放亚洲人民的“圣战” 。这一观点对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产生很大影响,日本政府的基本主张是承认日本向美国的投降,但不承认对华战争的侵略性,日本政府坚持这场战争具有从白人手中解放亚洲的积极作用。日本右翼作家林房雄在《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一书中明确表明了他的观点,他认为日本出兵亚洲的欧美殖民地是为了“驱逐西方列强势力” , “实现人种自由平等” 。 2日本步入帝国主义阶段比英法等国家晚,实力不强,在资本主义各国中处于劣势地位,日本对欧美国家有强烈的羡慕和自卑感,而对亚洲国家又有强烈的自大和优越感,这两种对比鲜明的心态促使日本向大陆侵略扩张,挤占弱国的生存空间,来获得与欧美国家同等的地位。因此,日本政府只承认英美等资本主义国家,而不承认对中国的战争具有侵略性,甚至不承认战争本身,还提出 1941 年与美国的开战才是战争的开始。昭和天皇在战败之际颁布《诏书》 ,其中有这样的表述:“······然交战已逾四载······朕对于始终与帝国同为东亚解放而努力之诸盟邦,不得不深表遗憾······” , 3天皇诏书的内容就表明了天皇及日本政府的态度, “已逾四载”说明日本认为交战开始于 1941 年与美国的开战,根本不承认自 1931 年就开始的侵华战争,而“为东亚解放而努力”则再次表明了日本政府的态度,他们始终认为这场战争是要解放亚洲,不具有侵略性质,一句话就否认了侵略战争给中国等国家造成的伤害。在战争结束后,日本政府又采取了一系列模糊侵略性的措施, “阁议决定每年 8 月 15 日由政府主办追悼战死者的仪式;颁布补助日本伤残军人和遗族的系列法案;举行明治维新百周年纪念” 。 41吴广义:《解析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 ,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 年 8 月,第 140 页。2 王向远:《战后日本为侵略战争全面翻案的第一本书——林房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 》 ,选自《安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06 年第八卷第二期。3 纐缬厚:《我们的战争责任:历史检讨与现实省思》 ,申荷丽译,黄大慧审校, 《人民日报出版社》 ,2011 年 1 月,第 47~49 页。4 徐志民:《战后日本人的战争责任认识研究》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年 9 月,第 157~158 页。(二)日本政府对历史事件的否认和抹杀在侵华战争中,日本军队在中国烧杀抢掠,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但是对于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等问题,以及一系列其它的在华殖民统治的手段,日本政府都极力否认和抹杀。南京大屠杀是证明日本侵略中国的一个典型事件,这一事实虽然在东京审判中被公开,但日本右翼却提出“南京大屠杀虚构论” ,他们认为东京审判前,人们并不知道这个事件,所以“南京大屠杀”是被编造出来的,并不是历史事实,此后这一观点一直被强调。日本政府也提出“南京事件”是正常的战争结果,而非日军故意的屠杀,战后日本学者也就中国提出的 30 万遇难人数不断进行求证、辩驳。慰安妇问题不仅是一个历史问题,还是一个关于人权的问题。在东京审判中,并未提及日军强征慰安妇,设立慰安所的问题,日本政府也未对此做出道歉,所以,在战后很长一段时期内,这个问题都未被正式提及。虽然在 20 世纪70 年代,一些人曾提出过慰安妇问题,但由于国际社会形势的变化,并未受到重视。直到冷战结束后,一些专家学者和国际人权组织又重新寻找证据,揭开了慰安妇问题的真相。1992 年。曾在二战中充当慰安妇的韩国人金学顺第一个对此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并赔偿,日本政府则以诉讼时效已过和拒绝个人的诉讼为由,拒绝道歉和赔偿。日本右翼势力也否认和掩盖这一罪行,苏智良教授在《试论战后日本对慰安妇问题态度》一文中将日本右翼在慰安妇问题的谬论分为三个:一是慰安妇的征集没有强制、强迫性;二是慰安所的开设和经营者不是军队,与日本政府无关;三是慰安所的设立避免了一般女性在战争中被强暴。 1面对慰安妇问题的大量证据的公开,河野洋平内阁官房长官发表了“河野谈话” ,承认日本政府设立慰安所并进行管理,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在二战结束50 周年的集会上也对受到伤害的慰安妇公开道歉,但日本政府始终拒绝为此承担法律责任并做出赔偿。在国际社会的呼声下,美国议院提出决议,要求日本政府对“慰安妇问题”做出正式道歉,但面对美国的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公开发表声明,否认“慰安妇” ,并拒绝道歉。日本政府认为日军在二战中的失败是由于美国在日本投下的两枚原子弹,深深打击了日本,所以产生“被害”心理,但对于在中国实行的各种侵略罪行,却拒绝承认,选择性地“忘记” 。 “这种历史的健忘症表现在战争责任问题上,从政府要员到参加过侵略战争的部分老兵,总不愿意正视发生过的历史事实,总希望把这一切淡化或抹杀,甚至歪曲事实,颠倒黑白” 。 2二、日本政府对战争责任的逃避与推卸战后日本政府对战争责任的态度是逃避与推卸,随着日本侵略事实的公开,国际形势的变化,国际社会特别是被侵略国家的强烈要求,日本政府调整政策,其基本责任观是:迫于舆论压力,日本最小限度承担战争责任,但对于国内仍是否认历史事实。日本政府逃避与推卸战争责任的态度与做法严重影响中日之间的外交关系,因此,深入分析日本政府这种态度的表现和产生原因,从中寻找中日关系中所出现的问题的症结,是尤为重要的。(一)日本政府逃避和推卸历史责任的表现从侵华战争开始,日本政府的行为就反映出了它的历史态度,日本总是寻1 苏智良:《试论战后日本对慰安妇问题态度》 ,选自《日本研究》 ,1999 年第 3 期,第 26~32 页。2 王希亮:《日本战后责任论》 ,选自《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08 年第 2 期,第 6~12 页。找借口来推卸发动战争的责任。1931 年 9 月 18 日夜,日本关东军安排守备队炸毁南满铁路,反诬是中国军队所为,日本军队以此为借口,发动战争,攻占沈阳城。1937 年 7 月 7 日夜,日军在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又接口一名士兵失踪,并听到了枪声,要到城内搜查,遭到中国守军决绝后就开战。其次,在战争即将结束时,日本政府已经预感到战后将会受到审判,就下达命令,焚毁文书和资料,来掩盖罪行,逃避战争责任。战后,日本社会还出现了许多否认战争责任的言论,如“南京大屠杀虚构论” 、 “大东亚战争肯定论” 、 “有条件投降论”等,同时,利用两枚原子弹带来的伤害来加深国民的“被害意识” ,在战争记忆逐渐风化,战后出生的日本人不了解真实历史的时机下,又修改历史教科书,歪曲历史,试图改变人们的历史观,这些都是日本政府逃避战争的具体表现。(二)日本政府产生逃避战争责任的态度的原因从历史上看,促使日本产生逃避和推卸心理的最主要原因是战后对日本的战争罪责没有及时和彻底地清算,日本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使日本政府逃避战争责任,也使日本国民没有及时认清本国的错误行为,这个问题的日益尖锐化,为日后埋下了隐患。日本著名史学家藤原彰先生也认为:使日本社会对侵略战争反省不充分的一个重要原因产生于战后对日本战争犯罪责任追究的不彻底性。 1日本的战争罪责没有彻底清算的最主要助推者就是美国。日本战败后在美国的单独占领下,这决定了美国在惩治日本问题上的主导地位和操纵作用。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主要是对日本的战争罪责进行清算,但由于受到美国的操纵,其中各项审判都不彻底,甚至刻意掩饰与回避。首先,对战犯的审判并不彻底。东京审判正式开始前,麦克阿瑟确定并批准了战犯的名单,作为被告的甲级战犯共 28 人,他们在审判中都受到相应的处理,而当时确定的其他准甲级战犯随后在麦克阿瑟的刻意回避和忽略下却没有继续受到审判,并在冷战开始后陆续被释放。同时在判断战犯罪责的原则中有对“反人道罪”的定义,但在事实的审判中并没有涉及,这就使许多参与战争的战犯得以逃脱罪责。同时,在战争中出现的许多犯罪事实在东京审判中也没有提及。东京审判虽然揭露了部分日本人在南京所实施的暴行,和在中国贩卖鸦片等罪行,但是关于日本在战争所在地强征慰安妇, ,强征劳力,以及在中国东北进行的殖民统治这些反人道主义的罪行,东京审判中并未提及并追究责任。其次,东京审判把战争的主要责任推给了日本军部,没有追究日本天皇的责任。在日本,天皇被认为具有神权,拥有无上的权力,得到人民的崇尚和信任,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也不断灌输天皇至上的观念,要求国民服从天皇,并为天皇效忠死命。1945 年 9 月 12 日,日本政府在“终战处理会议”上确定了国家辩护与个人辩护的方针:不涉及天皇的战争责任;为国家辩护;在前两项基础上积极为个人辩护。 2由此明显可以看出日本政府的态度是首先要保证天皇免于罪责。而美国为了更好地控制日本,给东京国际军事法庭施加压力,在审判中主动放弃追究天皇的责任,美国也因此得到了日本更多的信任。天皇被免责也影响了日本国民的战争责任意识。日本历史学家纐缬厚这样阐述:许多日本国民以战争受害者自居,对于支持侵略战争的行为缺乏反省意识,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日本国民的意识中,天皇是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元首和军队最高1 藤原彰:《日本人的战争认识》 ,步平译,选自《抗日战争研究》 ,1999 年第 4 期,第 153~163 页。2 步平:《跨越战后:日本的战争责任认识》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 年 9 月,第 56 页。统帅,然而,事实上没有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也就使追究战争责任失去了真正的意义。 1第三,东京审判刻意掩盖日本在战争中大量使用化学武器的事实,这体现了美国利益优先的原则。美国为了获得日本细菌研究的一系列成果,在政府的支持下,与日本达成协议,免除了一些主要战犯的战争责任,未在东京审判中提出日军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的问题。在战争赔偿方面,美国采取宽大处理的方式,其他国家也迫于美国的压力,并没有实现计划的赔偿要求,这样的赔偿结果没有使日本得到应有的惩罚,而美国掩盖日本“反人道主义”行为的做法也使日本政府和国民无法完全认识到战争责任。随着冷战局面的形成和不断演化,美国为了在亚洲获得抵御苏联的力量,把日本拉进反社会主义的阵营,就在 1951 年 9 月与日本签订了片面对日讲和的《旧金山条约》 ,这一条约完全体现了美国的意志,实质上结束了美国的对日占领,中国、朝鲜等受害国被排除在外。条约中对战争的性质,日本应承担的战争责任和应付给被侵略国家的赔偿都未涉及,甚至还为日本的责任进行开脱,使日本从战争的责任中逐渐摆脱出来。对日讲和,使日本失去了认真反省的政治环境,日本的右翼保守势力甚至认为“在冷战的环境中,日本只要配和美国的反共政策和全球战略,就不用再担心被追究战争犯罪和战争责任” 。 2条约的签订使日本国内迅速出现了一系列右倾化活动的回潮:参拜靖国神社,抨击传统教科书等。除了美国的操控,中国等被侵略的国家也没有及时追究日本的战争责任。二战刚结束,中国国内发生内战,随后在中国共产党胜利并成立新中国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全国上下都致力于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无暇追究日本的战争责任。1972 年中日恢复邦交后,处于外交的考虑,中国停止了战后以来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而韩国、朝鲜等国家,在美国的压力和国际冷战局势下,也未要求日本承担战争责任。除了这些外部因素,日本社会内部的右倾化十分严重。国际冷战局势的形成和美国的拉拢,使日本右翼势力又活跃起来,同时不断影响着日本政府。在侵华战争时期,日本政府和军部一直起主导作用,几乎日本的每一个家庭都主动或被动地加入了战争体制。而“右翼势力是军部对外强硬路线的最积极的支持者,而且经常是对外强硬路线的始作俑者” , 3右翼势力还对政府进行游说,并施加压力,使日本形成了强硬的对外侵略扩张的路线。战后,日本社会又出现了许多右倾化的言论,比如“南京大屠杀虚构论” 、 “大东亚战争肯定论” 、“东京审判否定论”等,这些右倾化的论断不断歪曲人们的思想,使日本政府和国民缺少对历史事实和战争责任的正确认识。三、日本的历史教科书问题日本政府否认历史事实是为了逃避战争责任,而想要逃避战争责任就必须否认历史事实,这种历史态度的外在表现主要就是修改历史教科书的行为。日本每次修改教科书、歪曲历史的行为都会引发对日本侵略战争、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问题的讨论热潮。战后初期,由于美国对日本的单独占领,美国要求日本政府删除战前教科1 纐缬厚:《领土问题和历史认识——中日韩三国为何不能携起手来》 ,申荷丽译,上海三联书店出版,2014 年 6 月,第 118 页。2步平:《跨越战后:日本的战争责任认识》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 年 9 月,第 69 页。3 吴广义:《解析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 ,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 年 8 月,第 131 页。书中关于宣扬军国主义教育 、皇国主义的内容,限制军国主义教育的发展,但随着战后冷战局势的形成,美国改变了对日政策,日本右翼势力重新活跃起来,修改教科书的行动越来越多,甚至在 20 世纪 90 年代组成了“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 ,不断歪曲历史,美化日本殖民统治。李秀石在《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剖析(1947~2002 ) 》一文中将战后日本修改教科书的行为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20 世纪 50 年代,日本右翼发动第一次篡改历史教科书的攻势;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文部省两次通过了右翼修改的教科书;1996 年至 2005 年,日本文部省相继两次通过了“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编纂的历史教科书。 1日本不断修改历史教科书,歪曲历史事实,并不断编入军国主义史观,大东亚战争史观等错误的观念,影响日本国民的历史观,这实质上是想复活军国主义。文部省审定并通过修改的教科书的行为反映了日本政府企图通过修改教科书来为侵略历史翻案,逃避和推卸战争责任的目的。所以说,历史教科书问题是反应日本政府历史态度的一个特殊事件。结语:中日关系的症结在于日本政府对历史事实和战争责任的态度,中日恢复外交关系以来,双方在民间交流这一方面已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在官方交流上,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始终是双方存在的一个很大的隔阂。在对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有了更深的了解之后,在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题下,在二战结束 70 周年的契机下,我们都应做出努力。安倍在今年对历史问题将如何表明态度,显然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而安倍政府的态度也将影响中日关系接下来的发展方向。中日两国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由来已久,或许并不会轻易地解开,但面对未来,我们仍然要满怀信心,从各个方面加强交流与合作,逐渐消除隔阂,为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1 李秀石:《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剖析(1947~2002) 》 ,选自《历史研究 》2002 年第 5 期,第 126~141 页。
展开阅读全文
  微传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从日本政府的历史态度看中日关系.doc
链接地址:https://www.weizhuannet.com/p-10026280.html
微传网是一个办公文档、学习资料下载的在线文档分享平台!

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网站客服QQ:80879498  会员QQ群:727456886

copyright@ 2018-2028 微传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8006529号-1 ,公安局备案号:13028102000124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