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5
  • 下载费用:10 金币  

宫体诗与宫廷诗繁体版.ppt

关 键 词:
宫体诗与宫廷诗繁体版.ppt
资源描述:
宮體詩與宮廷詩,宮體詩與宮廷詩,,宮體之名,徐摛,字士秀,東海郯人也。……摛幼而好學,及長,遍覽經史。屬文好為新變,不拘舊體。起家太學博士,遷左衛司馬。會晉安王綱出戍石頭,高祖謂周捨曰:“爲我求一人,文學俱長兼有行者,欲令與晉安遊處。”捨曰:“臣外弟徐摛,形質陋小,若不勝衣,而堪此選。”高祖曰:“必有仲宣之才,亦不簡其容貌。”以摛為侍讀。……王入為皇太子,轉家令,兼掌管記,尋帶領直。摛文體既別,春坊盡學之,“宮體”之號,自斯而起。(《梁書》卷三十〈徐摛傳〉)雅好題詩,其序云:“余七歲有詩癖,長而不倦。”然傷于輕艷,當時號曰“宮體”。(《梁書·簡文帝紀》),齊永明中,文士王融、謝朓、沈約文章始用四聲,以為新變,至是轉拘聲韻,彌尚麗靡,復踰於往時。(《梁書·庾肩吾傳》)梁簡文之在東宮,亦好篇什,清辭巧制,止乎衽席之間,雕琢蔓藻,思極閨闈之内。後生好事,遞相放習,朝野紛紛,號為宮體。流宕不已,訖于喪亡。陳氏因之,未能全變。(《隋書·經籍志》)先是,梁簡文帝為太子,好作艷詩,境內化之,浸以成俗,謂之“宮體”。晚年改作,追之不及,乃令徐陵撰《玉臺集》,以大其體。(《大唐新語·方直》)梁簡文帝及庾肩吾之屬始為輕浮綺靡之詞,名曰“宮體”。(杜確〈岑嘉州詩集序〉),宮體詩的特點是:一、聲韻、格律,在永明體的基礎上踵事增華,要求更爲精致;二、風格,由永明體的輕綺而變本加厲為穠麗,下者則流入淫靡;三、内容,較之永明體時期更加狹窄,以艷情、詠物為多,也有不少吟風月、狎池苑的作品。凡是梁代普通(520-527)以後的詩符合以上的特點的,就可以歸入宮體詩的範圍。而從另一方面說,歷來被目為宮體詩人的詩也不全是宮體詩。(曹道衡、沈玉成《南北朝文學史》),梁簡文帝〈美女篇〉 佳麗盡關情,風流最有名。約黄能効月,裁金巧作星。 粉光勝玉靚,衫薄擬蟬輕。密態隨羞臉,嬌歌逐輭聲。 朱顏半已醉,微笑隠香屏。梁簡文帝〈詠內人晝眠詩〉 北窗聊就枕,南簷日未斜。攀鉤落綺障,插捩舉琵琶。 夢笑開嬌靨,眠鬟壓落花。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紅紗。 夫壻恆相伴,莫誤是倡家。梁簡文帝〈傷美人〉 昔聞倡女別,蕩子無歸期。今似陳王歎,流風難重思。 翠帶留餘結,苔階沒故基。圖形更非是,夢見反成疑。 熏爐含好氣,庭樹吐華滋。香燒日有歇,花落無還時。 (均見《玉臺新詠》卷七),簡文帝〈美人晨妝〉 北窗向朝鏡,錦帳復斜縈。嬌羞不肯出,猶言妝未成。 散黛隨眉廣,燕脂逐臉生。試將持出眾,定得可憐名。 (《藝文類聚》以此篇屬昭明太子)簡文帝〈率爾為詠〉 借問仙將畫,詎有此佳人。傾城且傾國,如雨復如神。 漢后憐名燕,周王重姓申。挾瑟曾遊趙,吹簫屢入秦。 玉階偏望樹,長廊每逐春。約黃出意巧,纏絃用法新。 迎風時引袖,避日暫披巾。疏花映鬟插,細佩繞衫身。 誰知日欲暮,含羞不自陳。,王僧孺〈詠歌(一作寵)姬〉(《玉臺新詠》卷六) 及君高堂還,值妾妍妝罷。曲房褰錦帳,回廊步珠屣。 玉釵時可掛,羅襦詎難解。再顧傾城易,一笑千金買。何思澄〈南苑逢美人詩〉(《玉臺新詠》卷六) 洛浦疑迴雪,巫山似旦雲。傾城今始見,傾國昔曾聞。 媚眼隨羞合,丹脣逐笑分。風捲蒲萄帶,日照石榴裙。 自有狂夫在,空持勞使君。劉緩〈敬酬劉長史詠名士悅傾城詩〉不信巫山女,不信洛川神。何關別有物,還是傾城人。經共陳王戲,曾與宋家鄰。未嫁先名玉,來時本姓秦。粉光猶似面,朱色不勝脣。遙見疑花發,聞香知異春。釵長逐鬟髲,袜小稱腰身。夜夜言嬌盡,日日態還新。工傾荀奉倩,能迷石季倫。上客徒留目,不見正橫陳。,劉遵〈應令詠舞〉倡女多艷色,入選盡華年。舉腕嫌衫重,廻腰覺態妍。情繞陽春吹,影逐相思絃。履度開裙襵,鬟轉匝花鈿。所愁餘曲罷,為欲在君前。劉遵〈繁華應令詩〉可憐周小童,微笑摘蘭叢。鮮膚勝粉白,慢臉若桃紅。挾彈雕陵下,垂釣蓮葉東。腕動飄香麝,衣輕任好風。幸承拂枕選,得奉畫堂中。金屏障翠被,藍帊覆薰籠。本知傷輕薄,含詞羞自通。剪袖恩雖重,殘桃愛未終。蛾眉詎須嫉,新妝遞入宮。 (《玉臺新詠》卷八),詠物詩,謝朓〈詠薔薇〉 低枝詎勝葉,輕香幸自通。發萼初攢紫,餘采尚霏紅。 新花對白日,故蕊逐行風。參差不俱曜,誰肯盼薇叢。謝朓〈詠兔絲〉 輕絲既難理,細縷竟無織。爛熳已萬條,連綿復一色。 安根不可知,縈心終不測。所貴能卷舒,伊用蓬生直。徐陵〈詠柑詩〉 朱實挺江南,苞品擅珍淑。上林雜嘉樹,江潭間修竹。 萬室擬封侯,千株挺荊國。綠葉萋以布,素榮芬且郁。 得陳終宴歡,良垂雲雨育。,梁簡文帝〈詠舞〉戚里多妖麗,重聘蔑燕餘。逐節工新舞,嬌態似凌虛。納花承褶概,垂翠逐璫舒。扇開衫影亂,巾度履行疏。徒勞交甫憶,自有專城居。可憐稱二八,逐節似飛鴻。懸勝河陽伎,闇與淮南同。入行看履進,轉面望鬟空。腕動苕華玉,衫隨如意風。上客何須起,啼烏曲未終。(《玉臺新詠》卷七)詠橘 葳蕤映庭樹,枝葉凌秋芳。故條雜新實,金翠共含霜。 攀枝折縹榦,甘旨若瓊漿。無假存雕飾,玉盤余自嘗。 詠初桃詩 初桃麗新采,照地吐其芳。枝間留紫燕,葉裡發輕香。 飛花入露井,交幹拂華堂。若映窗前柳,懸疑紅粉妝。,,徐摛〈詠筆〉 本自靈山出,名因瑞草傳。纖端奉積潤,弱質散芳煙。 直寫飛蓬牒,橫承落絮篇。一逢提握重,寧憶仲升捐。 徐摛〈詠橘〉 麗樹標江浦,結翠似芳蘭。焜煌玉衡散,照曜金衣丹。 愧以無雕飾,徒然登玉盤。(《藝文類聚》卷八十六),侍宴詩,陰鏗〈侍宴賦得夾池竹詩〉 夾池一叢竹,垂翠不驚寒。葉醞宜城酒,皮裁薛縣冠。 湘川染別淚,衡嶺拂仙壇。欲見葳蕤色,當來菟苑看。 江總〈侍宴玄武觀詩〉 詰曉三春暮,新雨百花朝。星宮移渡䍐,天駟動行鑣。 旆轉蒼龍闕,塵飛飲馬橋。翠觀迎斜照,丹樓望落潮。 鳥聲雲裡出,樹影浪中搖。歌吟奉天詠,未必待聞韶。徐陵〈奉和山池詩〉 羅浮無定所,鬱島屢遷移。不覺因風雨,何時入後池。 樓臺非一勢,臨翫自多奇。雲生對戶石,猨掛入櫩枝。,,諸葛潁〈奉和通衢建燈應教詩〉芳衢澄夜景,法炬爛參差。逐輪時徙焰,桃花生落枝。飛煙繞定室,浮光映瑤池。重閣登臨罷,歌管乘空移。(《廣弘明集》卷三十)薛道衡〈奉和臨渭源應詔詩〉玄功復禹跡,至德去湯羅。玉關亭障遠,金方水石多。八川茲一態,萬里導長波。驚流注陸海,激浪象天河。鸞旗歷巖谷,龍穴暫經過。西老陪游宴,南風起詠歌。庶品蒙仁澤,生靈穆太和。微臣惜暮景,願駐魯陽戈。,許學夷《詩源辯體》,永明五言,再流而為梁簡文及庾肩吾諸子,然永明聲雖漸入于律,語雖漸入綺靡,其古聲猶有存者。至梁簡文及庾肩吾之屬,則風氣益衰,其習益卑,故其聲盡入律,語盡綺靡而古聲盡亡矣。此五言之五變也。然析而論之,肩吾為工,而簡文語更入妖艷。(卷九)肩吾五言,如「金門纔出柳,桐井半含泉。」「鑪香雜山氣,殿影入池漣。」「水光懸蕩壁,山翠下添流。」「桃花舒玉澗,柳葉暗金溝。」「泉飛疑度雨,雲積似重樓」「荷低芝蓋出,浪湧燕舟輕。」「閣影臨飛蓋,鷪鳴入洞簫。」,「看妝畏水動,斂袖避風吹」等句,聲盡入律,語盡綺靡。簡文如「桃含可憐色,柳發斷腸青。落花隨燕入,遊絲帶蝶驚。」「輕花髻畔墜,微汗粉中光。」「密態隨流臉,嬌歌逐輭聲。朱顏半已醉,微笑隠香屏。」「蝶颺縈空舞,燕作同心飛。」〈詠内人晝眠〉云:「夢笑開嬌靨,眠鬟壓落花。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紅紗。」〈雙燕離〉云:「銜花落北戶,逐蝶上南枝。桂棟本曾宿,虹梁早自窺」等句,則更入妖艷矣。又結語屬對者,氣多不盡。(卷九)李白〈宮中行樂詞八首〉之二:「柳色黃金嫩,梨花白雪香。」,黃伯之《東觀餘論》卷下〈跋《何水曹集》後〉《隋·經籍志》、《唐·藝文志》,《遜集》皆八卷,晉天福本但有詩兩卷,今世傳本是也。獨春明宋氏有舊本八卷,特完,因借傳之。然少陵嘗引「昏鴉接翅歸」、「金粟裹搔頭」等語,而此集無有,猶當有軼者。集中若「團團月隱洲」,「輕燕逐飛花」,「遠岸平沙合,連山遠霧浮」,「岸花臨水發,江燕遶檣飛」,「游魚上急瀨」,「薄雲巖際宿」等語,子美皆采爲己句,但小異耳。故曰「能詩何水曹」,信非虛賞。古人論詩,但愛遜「露滋寒塘草,月映清淮流」,及「夜雨滴空階,曉燈暗離室」爲佳,殊不知遜秀句若此者殊多,,如〈九日侍宴〉云:「疎樹翻高葉,寒流聚細紋。日斜迢遞宇,風起嵯峨雲。」〈答高博士〉云:「幽蝶弄晚花,清池映疎竹。」〈還度五洲〉云:「蕭散煙霞晚,凄清江漢秋。」〈答庾郎丹〉云:「蛺蝶縈空戲。」 〈日暮望江橋〉云:「水影漾長橋。」〈贈崔錄事〉云:「河流遶岸清,川平看鳥遠。」〈送行〉云:「江暗雨欲來,浪白風初起。」庾子山輩有所不逮。其警語尚多,如〈早梅〉云:「枝橫却月觀,花遶淩風臺。」〈銅雀妓〉云:「曲中相顧起,日暮松柏聲。」句殊雄古,而顔黃門謂其「每病辛苦,饒貧寒氣」,無乃太貶乎?陰鏗風格流麗,與孝穆、子山相長雄,乃沈宋近體之椎輪也。政和二年九月十二日於河南右軍官舍挍。黄某書。(又見《苕溪漁隱叢話》後集卷二引),,謝朓〈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詩〉:天際識歸舟,雲中辨江樹。 謝朓〈晚登三山還望京邑詩〉: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王融〈臨高臺〉:井蓮當夏吐,窗桂逐秋開。花飛低不入,鳥散遠時來。 江總〈侍宴玄武觀詩〉:翠觀迎斜照,丹樓望落潮。鳥聲雲裡出,樹影浪中搖。 陰鏗〈渡青草湖詩〉:帶天澄迥碧,映日動浮光。行舟逗遠樹,度鳥息危檣。,楊萬里《誠齋詩話》,句有偶似古人者,亦有述之者。杜子美〈武侯廟〉詩云:「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此何遜〈行孫氏陵〉云「山鶯空樹響,壠月自秋暉」也。杜云:「薄雲巖際宿,孤月浪中翻。」此庾信「白雲巖際出,清月波中上」也,「出」「上」二字勝矣。陰鏗云:「鶯隨入戶樹,花逐下山風。」杜云:「月明垂葉露,雲逐渡溪風。」又云:「水流行地日,江入度山雲。」此一聯勝。庾信云:「永韜三尺劍,長捲一戎衣。」杜云:「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亦勝庾矣。,陳子良〈賦得妓〉 金谷多歡宴,佳麗正芳菲。流霞席上滿,回雪掌中飛。 明月臨歌扇,行雲接舞衣。何必桃將李,別有待春暉。李百藥〈妾薄命〉 團扇秋風起,長門夜月明。羞聞拊背入,恨說舞腰輕。 太常先已醉,劉君恒帶酲。橫陳每虛設,吉夢竟何成。李百藥〈火鳳詞二首〉 歌聲扇後出,妝影鏡中輕。未能令掩笑,何處欲障聲。 知音自不惑,得念是分明。莫見雙嚬斂,疑人含笑情。佳人靚晚妝,清唱動蘭房。影出含風扇,聲飛照日梁。 嬌嚬眉際斂,逸韻口中香。自有橫陳會,應憐秋夜長。,李百藥〈奉和初春出遊應令〉 鳴笳出望苑,飛蓋下芝田。水光浮落照,霞彩淡輕烟。 柳色迎三月,梅花隔二年。日斜歸騎動,餘興滿山川。韋承慶〈寒食應制〉 鳳城春色晚,龍禁早暉通。舊火收槐燧,餘寒入桂宮。 鶯啼正隱葉,雞鬥始開籠。藹藹瑤山滿,仙歌始樂風。宗楚客〈奉和人日清暉閣宴群臣遇雪應制〉 窈窕神仙閣,參差雲漢間。九重中葉啟,七日早春還。 太液天為水,蓬萊雪作山。今朝上林樹,無處不堪攀。 宗楚客〈安樂公主移入新宅侍宴應制〉 星橋他日創,仙榜此時開。馬向鋪錢埒,簫聞弄玉台。 人同衛叔美,客似長卿才。借問遊天漢,誰能取石回。,上官儀詩,早春桂林殿應詔 步輦出披香,清歌臨太液。曉樹流鶯滿,春堤芳草積。 風光翻露文,雪華上空碧。花蝶來未已,山光暖將夕。詠畫障 芳晨麗日桃花浦,珠簾翠帳鳳凰樓。 蔡女菱歌移錦纜,燕姬春望上瓊鉤。 新妝漏影浮輕扇,冶袖飄香入淺流。 未減行雲荊台下,自比淩波洛浦遊。詠雪應詔 禁園凝朔氣,瑞雪掩晨曦。花明棲鳳閣,珠散影娥池。 飄素迎歌上,翻花向舞移。幸因千里映,還繞萬年枝。,,上官儀〈奉和山夜臨秋〉 殿帳清炎氣,輦道含秋陰。淒風移漢築,流水入虞琴。 雲飛送斷雁,月上淨疏林。滴瀝露枝響,空濛煙壑深。,高宗承貞觀之後,天下無事。上官侍郎儀獨持國政,嘗凌晨入朝,巡洛水堤,步月徐轡,詠詩云:“脈脈廣川流,驅馬歷長洲。鵲飛山月曉,蟬噪野風秋。”音韻清亮,群公望之,猶神仙焉。(《隋唐嘉話》卷中),
展开阅读全文
  微传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宫体诗与宫廷诗繁体版.ppt
链接地址:https://www.weizhuannet.com/p-10065025.html
微传网是一个办公文档、学习资料下载的在线文档分享平台!

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网站客服QQ:80879498  会员QQ群:727456886

copyright@ 2018-2028 微传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8006529号-1 ,公安局备案号:13028102000124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