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
  • 下载费用:10 金币  

第十四章 30年代的诗歌.ppt

关 键 词:
第十四章 30年代的诗歌.ppt
资源描述:
第十四章,30年代的诗歌,一、30年代诗歌创作概述 30年代的诗歌,在“五四”白话新诗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和积累的优秀艺术传统的基础上,不断继续探索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之路,取得了较大的成就,出现了一些有影响的诗人和诗歌作品。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出现了一个多元并存的诗歌创作局面:以殷夫、“中国诗歌会”为代表的“左翼”革命诗歌(无产阶级诗歌);以臧克家、艾青、田间为代表的现实主义诗歌;以戴望抒为代表的现代派诗歌;以卞之琳、陈梦家、孙大雨、邵洵美为代表的后期新月派诗歌。这一点,如同30年代的文学思潮和小说,呈现出左翼诗歌思潮与其它诗歌思潮对峙互补的文学格局。 2、出现了两大诗艺传统:“左翼”革命诗歌和臧克家、艾青、田间等的诗歌,继承了“五四”诗歌战斗的、为人生的艺术传统,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诗歌;而以戴望抒为代表的现代派诗歌和以卞之琳等为代表的后期新月派诗歌,则继承了“五四”诗歌为艺术和早期象征派诗歌的传统,是比较成熟的现代主义诗歌。 3、出现了两大创作倾向:“大众化(非诗化)”与“贵族化(纯诗化)”。现实主义诗歌追求大众化,反传统,拒绝格律,追求形式自由,是其主要特征。现代主义诗歌追求贵族化,追求纯艺术,崇尚唯美,尤其重视诗的自身美学建设,是它们的主要特征。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个多元并存的局面,与30年代是一个多元社会密切相关。,二、殷夫的“红色鼓动诗”,殷夫( 1910——1931 ),浙江象山人。原名徐伯庭 ,又名徐祖华, 笔名殷夫、白莽。“左翼五烈士”之一。著有诗集《孩儿塔》、《伏尔加的黑浪》。建国后编有《殷夫集》、《殷夫选集》等。 殷夫早期的诗作,带有伤感情绪,后来,主要创作政治抒情诗。他的诗注重提炼诗意,塑造“大我”形象,尽力避免政治抒情诗通常存在的概念化、标语口号化弊病,有力地冲击了当时弥漫诗坛的消极颓废、脱离现实的诗风。诗风刚健,感情炽烈,旋律急骤,直抒胸臆,具有强烈的鼓动性和战斗性,被称为“红色鼓动诗”,代表了30年代“普罗”诗派的最高成就。 鲁迅在《白莽作〈孩儿塔〉序》一文中,曾用诗意的语言表达了对殷夫诗歌的赞赏:“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dao),也是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一切所谓圆熟简练,静穆幽远之作,都无须来作比方,因为这诗属于别一世界。” 代表作有《血字》、《别了,哥哥》。,血字 血液写成的大字, 斜斜地躺在南京路, 这个难忘的日子—— 润饰着一年一度…… 血液写成的大字, 刻划着千万声的高呼, 这个难忘的日子—— 几万个心灵暴怒…… 血液写成的大字, 记录着冲突的经过, 这个难忘的日子—— 狞笑着几多叛徒…… “五卅”哟! 立起来,在南京路走! 把你血的光芒射到天的尽头, 把你刚强的姿态投映到黄浦江口, 把你的洪钟般的预言震动宇宙!,今日他们的天堂, 他日他们的地狱, 今日我们的血液写成字, 异日他们的泪水可入浴。 我是一个叛乱的开始, 我也是历史的长子, 我是海燕, 我是时代的尖刺。 “五”要成为报复的枷子, “卅”要成为囚禁仇敌的铁栅, “五”要分成镰刀和铁锤, “卅”要成为断铐和炮弹!…… 两个血字不该再放光辉, 千万的心音够坚决了, 这个日子应该即刻消毁!1929、11,别了,哥哥 (算作是向一个“阶级”的告别词吧!) 别了,我最亲爱的哥哥, 你的来函促成了我的决心, 恨的是不能握一握最后的手, 再独立地向前途踏进。 二十年来手足的爱和怜, 二十年来的保护和抚养, 请在这最后的一滴泪水里, 收回吧,作为恶梦一场。 你诚意的教导使我感激, 你牺牲的培植使我钦佩, 但这不能留住我不向你告别, 我不能不向别方转变。 在你的一方,哟,哥哥, 有的是,安逸,功业和名号, 是治者们荣赏的爵禄, 或是薄纸糊成的高帽。 只要我,答应一声说, “我进去听指示的圈套,” 我很容易能够获得一切, 从名号直至纸帽。,但你的弟弟现在饥渴, 饥渴着的是永久的真理, 不要荣誉,不要功建, 只望向真理的王国进礼。 因此机械的悲鸣扰了他的美梦, 因此劳苦群众的呼号震动心灵, 因此他尽日尽夜地忧愁, 想做个普罗米修士偷给人间以光明。② 真理和忿怒使他强硬, 他再不怕天帝的咆哮, 他要牺牲去他的生命, 更不要那纸糊的高帽。 这,就是你弟弟的前途, 这前途满站着危崖荆棘, 又有的是黑的死,和白的骨, 又有的是砭人肌筋的冰雹风雪。 但他决心要踏上前去, 真理的伟光在地平线下闪照, 死的恐怖都辟易远退, 热的心火会把冰雪溶消。 别了,哥哥,别了, 此后各走前途, 再见的机会是在, 当我们和你隶属着的阶级交了战火。 1929、4、12,三、“中国诗歌会” “中国诗歌会”是在“左联”领导下出现的一个群众性诗歌团体。 1932年9月在上海成立。主要发起人和成员有蒲风(黄日华)、穆木天、杨骚、任均等人。1933年出版诗歌刊物《新诗歌》,因而又被称为“新诗歌派”。 “中国诗歌会”是一个自觉与新月派、现代诗派相对立而追求反映现实并为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服务的诗歌团体。他们明确反对诗歌“沉醉在风花雪月里”,要求诗歌“捉住现实,歌唱新世纪的意识”,成为“大众歌调”,诗人“自己也成为大众的一个”。(穆木田:《新诗歌》发刊词)“捉住现实”,就是继承“五四”以来的现实主义传统,反映现实的社会与人生,尤其是反映重大的社会主题,强调“诗的意识形态化”;“大众格调”,就是要创造大众化诗歌,大量采用民歌、小调等民间诗体,使诗歌普及到民间中去。 强调“诗的意识形态化”,虽然突出了时代重大主题,加强了诗的理性化色彩与主观抒情性特征,但是所构成的“大我”抒情形象在相当程度上造成了对“小我”抒情形象的严重伤害,降低了诗歌的艺术魅力;而“大众格调”虽然强化了诗歌的大众化、普及化,但过分强调诗歌语言的通俗和明白,也造成了不少诗作的苍白和浅露。总之,“中国诗歌会”的创作主张和艺术追求,虽然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文学的大众化运动,但也造成了诗歌(文学)是“意识形态的传声筒”的不良现象,忽视了文艺形式大众化下的艺术性追求。它为40年代解放区文学的大众化倾向粗俗化、建国后诗歌创作的“左倾化”、浅显化,打下了不良基础。 “中国诗歌会”诗人们的主要成就,是用诗歌反映了人民的苦难和觉醒,强调了诗歌对革命运动的实际鼓动作用,呈现出了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色彩,具有崇高美的特征。代表作品有蒲风(“但愿诗人不要纯是诗人,同时应更是一个斗土”)的《茫茫夜》、《六月流火》,王亚平的《农村的夏天》,穆木天的《守堤者》、《流亡者之歌》等。,四、臧克家的乡土写实诗,,,,,,,臧克家是30年代涌现出来的最为优秀的写实派乡土诗人。 臧克家(1905——2004、2、5),山东诸城人。曾用笔名少全、何嘉。18岁前,一直在农村。1923年夏天,考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读书,并尝试新诗创作。1930年考入青岛大学(后改为山东大学)中文系,师从闻一多、王统照先生。(“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是谁把幻光看做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1932年在《新月》上发表《难民》,引起诗坛注意。1933年出版第一部诗集《烙印》,以其质朴、严谨、含蓄、凝练的诗风,被喻为“文坛新人”。1934年出版诗集《罪恶的黑手》,名震诗坛。后来又陆续出版诗集《运河》(1936)和长诗《自己的写照》(1936)。 抗战爆发后,臧克家积极投身抗日救亡活动,1942年到重庆,曾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候补理事。在重庆期间,写下了大量的讽刺诗篇,批判国民党的黑暗统治,如《胜利风》、《人民是什么》、《枪筒子还在发烧》、《谢谢了“国大代表”们》,结集为《宝贝儿》等,并出版抒情诗集《泥土的歌》。 1949年,臧克家赴北平参加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第一次文代会),并从此生活在北京。1949年11月,为纪念鲁迅先生逝世13周年,创作代表作之一《有的人》。1956年,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1957年创办并主编中国当代最有影响的诗歌刊物《诗刊》,并在创刊号上发表了毛泽东诗词18首,第一次将毛泽东诗词大规模地推向社会,产生了广泛影响。1957年,和周振甫合作,合著《毛泽东诗词讲解》。晚年担任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的名誉会长,主编《毛泽东诗词鉴赏》,1990年获得全国图书一等奖。晚年还写有大量散文。“老来意兴忽颠倒,多写散文少写诗”。,臧克家是闻一多的学生,出自新月派门下,早期诗歌在形式上显示出了和新月派相似的特色:语言精炼,词藻色彩鲜明,结构整齐匀称,诗风严谨质朴。但是,臧克家又不满足于新月派的颓废诗风,他兼收各派之长,执著于从自己熟悉的生活中开掘诗意,以严谨的现实主义精神表现下层劳动者的苦难人生,内容充实而意境含蓄、深远,为新诗反映农村生活开拓了天地,因此被称为“泥土诗人”、“农民诗人”。为此,闻一多在为诗集《烙印》写序时,曾下过一个精辟的结论,“克家的诗,没有一首不具有一种极其顶真的生活的意义。”朱自清高度赞扬臧克家的“乡土诗”:从臧克家开始,“才有了有血有肉的以农村为题材的诗”。 臧克家的诗歌在内容上的主要特色是通过反映农村凋敝残败的景象和农民的苦难生活境遇,表达一种对生活的严肃、执著、坚忍的态度和对未来的坚定信念,给人们以深刻地启迪。 艺术上的主要特色是严谨含蓄、精炼质朴,没有唯美派的华贵气息,也没有一般左翼诗人的标语口号式的倾向。虽然形式上受到“新月派”,特别是闻一多《死水》的影响,讲究构思和字句锤炼,讲究意境的含蓄和比喻的新奇传神,但内容充实、深刻,意境深远,为现实主义诗歌的成长和发展作出了贡献。被称作是“意新语工” 、“苦吟诗人”。 如《老马》,通过对“老马”命运、感受、心境的描绘,揭示了旧社会劳动人民的悲惨生活。诗歌没有华丽的词句、优美的韵律,但结构整齐,意境深远,具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全诗两节八句,寥寥64个字,写出了旧中国农民在封建重压下的悲惨处境和忍辱负重、含辛茹苦的精神特点。看似写马,实则写人。 “老马”也从此成了一个富有象征意义的诗歌形象。这类诗歌还有《三代》、《坟》、《洋车夫》等。,老马总得叫大车装个够,它横竖不说一句话,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它把头沉重地垂下!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它有泪只往心里咽,眼里飘来一道鞭影, 它抬起头来望望前面。,三代孩子,在土里洗澡; 爸爸,在土里流汗; 爷爷,在土里埋葬。,洋车夫一片风啸湍激在林梢, 雨从他鼻尖上大起来了, 车上一盏可怜的小灯, 照不破四周的黑影。他的心是个古怪的谜, 这样的风雨全不在意, 呆着像一只水淋鸡, 夜深了,还等什么呢?,海 乡村 是我的海 我不否认人家说 我对它的偏爱,胜利风 …… 政治犯在狱里, 自由在枷锁里, 难民在街头上, 飘飘摇摇的大减价旗子, 飘飘摇摇的工商业, 这一些,这一些点缀着胜利。 ……,枪筒子还在发烧 掩起耳朵来, 不听你们大睁着眼睛说的瞎话, 癞猫屙了泡屎, 总是用土盖一下。 ………… 大破坏,还嫌破坏得不够彻底? 大离散,还嫌离散得不够惨? 枪筒子还在发烧, 你们又接上了火! 和平,幸福,希望, 什么都完整, 人人不要它,它却来了—— 内战!,破草棚 这一间民主的破草棚, 挡不住雨,也遮不了风, 几十年了,破烂不堪, 在那里支持着一个虚名。”,关于40年代的讽刺诗,臧克家曾说过这样的话:“碰眼触心的‘事实’太多,把诗人‘刺’起来了”,“黑暗的原形暴露在千万人的面前了,诗人们对它憎恨的情感,也借了有力的诗句传染了大众”。“讽刺不是耍聪明,也不是说漂亮话。看得真,感得切,恨得透,坚决、尖锐、厉害,这样情形下产生的诗,才有力。力,从诗人传给诗,从诗传给群众。” 人们评价他的讽刺诗,“从愤怒中爆发出的诗篇”,“颇有些粗犷的崇高美”。(苏辛),五、田间的“街头诗”,,,,田间(1916-1985),原名童天鉴,安徽无为人。中学时代开始新诗创作。1934年年加入“左联”。1935年出版第一本诗集《末明集》,1936年出版诗集《中国牧歌》和叙事长诗《中国农村的故事》。田间在本时期崭露头角,但产生影响是在抗战时期。1938年在延安及解放区,他和柯仲平、光未然等致力于街头诗运动,写下了众多的“街头诗”作品。出版街头诗诗集《给战斗者》和《抗战诗抄》。由于诗句简短,铿锵有力,具有鼓点般的节奏和雄壮的气势,恰与抗战前期的时代精神相契合,表现出了一种积极的“生活欲”和战斗欲,所以被闻一多称为“擂鼓诗人”、“时代的鼓手”。闻一多说,田间的诗“没有弦外之音,没有‘绕梁三日’的余韵,没有半音,没有玩任何‘花头’,只有一句句朴质、干脆、真诚的话,简短而结实的句子,就是一声声的‘鼓点’”。它“鼓舞你爱,鼓动你恨,鼓励你活着,用最高限度的热与力活着,在这大地上。”(闻一多:《时代的鼓手——读田间的诗》,《闻一多全集》第3卷,开明书店1948年版。)建国后50年代,田间还创作叙事长诗《赶车传》和《戎冠秀》,但艺术水平已大不如前。 《给战斗者》是田间的代表作,《假使我们不去打仗》最能体现田间“街头诗”的诗歌特色,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敌人用刺刀, 杀死了我们, 还要用手指着我们的骨头说: “看, 这是奴隶!”,义勇军 在长白山一带的地方 中国的高粱 正在血里生长。 大风沙里 一个义勇军 骑马走过他的家乡, 他回来: 敌人的头, 挂在铁枪上……,坚壁 狗强盗, 你要问我么 “枪、弹药, 埋在哪儿?” 来,我告诉你: “枪、弹药, 统埋在我的心里!”,六、现代派诗歌与“小巷诗人”戴望舒 1、现代派诗歌是指30年代前期由后期新月派与20年代末的象征诗派演变而来的一个诗歌群体。它以1932年5月施蛰存创办的文艺刊物《现代》为主要阵地,集合了一支比较稳定的诗人群体,表现出了共同的诗艺特征。施蛰存曾说:“《现代》中的诗是诗。而且是纯然的现代的诗。它们是现代人在现代生活中所感受的现代的情绪,用现代的词藻排列而成的现代的诗形。”(施蛰存:《又关于本刊中的诗》) 在施蛰存的语境中,“现代人”是指一群远离现代斗争的旋涡而又对生活怀有迷茫幻灭感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主要包括两部分人,一是从时代的巅峰中跌落写来的“弄潮儿”,二是刚走出校园便怀有愤世嫉俗和梦幻之情的沉思者。他们远离时代社会主潮,沉湎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中,不断吟咏个人的悲欢离合;“现代生活”主要是指现代都市生活,在充满竞争和金钱商业意识的社会里,他们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坐标体系但又不甘沉沦,只能营造个人的梦幻小天地,寻求内心的平衡。从这点上来说,他们与“新感觉派小说”同行;“现代的情绪”是指这群人特有的迷茫与清醒混杂的精神特征,用茅盾的话说,“他们被夹在越来越剧烈的阶级斗争的夹板里,感到自己没有前途;他们像火烧房子里的老鼠,昏头昏脑,盲目乱窜;他们是吓坏了,可仍然顽强地要把‘我’的尊严保持着。”(茅盾《夜读偶记》)其实也就是现代人在现代社会中普遍感受到的孤独、感伤和异化;“用现代的词藻排列而成的现代的诗形”是指他们的艺术追求,在形式上既突破了新月派的“三美”局限,特别强调诗的情绪的抑扬顿挫,其诗形更接近于20年代出现的象征派诗,又突破了象征诗派的神秘和晦涩,比较注意将国外象征派的诗歌艺术融化到本民族的语言和欣赏习惯中来,致力于寻找中西诗歌审美追求的契合点,有散文化、朦胧化、自由化、主观化的特点。而这一切,就构成了“纯然的现代的诗”。,总体而言,现代派诗歌表现出了如下特征: 1)在诗歌观念上,主张写“纯然的现代诗”,即“纯诗”,追求诗的“贵族化”,与20年代的象征派诗歌和新月派诗歌有一定的源流关系,但又有所突破。 2)在思想内容上,主要写现代都市社会中的病态心灵和虚无观念,表现现代人在价值失衡的社会中不愿舍弃理想但又无力挣扎的无奈与哀伤,充满了孤独、感伤、虚无、异化的思想情绪。 3)在艺术表现上,主张以象征主义为中心,追求“意”与“象”的统一,具有“透明的朦胧美”的特征。杜衡曾评价说,现代派总体上继续了象征诗派的意象追求,追求“表现自己与隐藏自己之间”的朦胧,但却并不满意于他们的“神秘”与“看不懂”。 4)在诗歌形式上,追求以情绪节奏控制文字节奏,以自然流动的口语传达诗人对现代社会的复杂感受,创造了具有散文美的自由诗体。中国新诗由“白话入诗”发展到“散文入诗”,是中国现代自由体诗的一大进步,为后来艾青等人的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5)在具体的艺术表现手段上,反对直接抒情和灵性创作,主张运用隐喻、象征、通感等手法,实现主观情绪的意象化,把诗人心中隐约的、微妙的、难以描述的思想情绪,转化为具体可感的形象的物象。 现代派诗人主要有戴望舒、施蛰存、南星、徐迟、何其芳、卞之琳、李广田、金克木等人。其中以戴望抒、卞之琳成就最高。 1935年,《现代》杂志停刊后,戴望抒主编的《新诗》杂志,挺起了现代诗派的脊梁,把现代诗创作推向了高潮。抗战爆发后,该诗派逐渐趋向衰落,其艺术风格被40年代的“九叶诗人”继承和发展下来。,2、“小巷诗人”——戴望舒 戴望舒(1905-1950),原名戴梦鸥,浙江杭州人。30年代最有代表性的现代诗派诗人。1923年进入上海大学学习,与刘纳鸥、施蛰存同学。1928年成为《 现代 》杂志的作者群之一。1932年赴法国留学,1935年回国。1936年10月,为促成南北诗派大联合,与卞之琳、孙大雨、冯至等人在上海创办《新诗》月刊,成为《现代》杂志停刊后,后期新月派诗人、现代派诗人活动和交流的重要场所。抗战爆发后,他转至香港,主办《大公报》文艺副刊,并编写文艺刊物《 中国作家 》等。1949年7月,受邀参加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随后担任新闻出版总署国际新闻局法文科科长,从事编译工作。1950年2月28日,在北京病逝,安葬于北京香山万安公墓,墓碑上有茅盾亲笔题写的“诗人戴望舒之墓”。 戴望舒是一个思想上极端崇尚自由的诗人,喜欢我行我素,独来独往,不受约束。他虽然同情左翼思潮,并在法国留学和游历西班牙时参加过当地的一些左翼进步活动,但却从不附和左翼文艺主张,在30年代“国防诗歌”创作盛行时,他总是从维护诗歌的品位出发,坚持诗歌艺术的独立性。这种不随波逐流的品格,也就决定了他诗歌艺术的独特品位。总体而言,他的诗歌创作,融合了我国古代诗歌讲究灵性和西方现代诗歌讲究象征和隐喻的特征,经历了一个从早期的浪漫主义感伤抒情时代到成为现代派代表诗人的发展过程,具有熟练运用象征、意象、隐喻、通感、主观情绪客观化、具象化等艺术手段的诗歌特征。诗歌语言出神入化,富于奇幻美,诗歌形式多是以诗人内在情绪展开节奏、具有散文美的自由体诗。,戴望舒的主要作品有:诗集《我的记忆》(1929)、《望舒草》(1933)、《望舒诗稿》(1937)、《灾难的岁月》(1948)等,共90余首诗。这90余首诗,“正可以说明‘五四’运动以后第二代诗人是怎样孜孜不息地探索前进的道路”。(施蛰存),代表作、成名作《雨巷》发表在1927年11月的《小说月报》上,收在《我的记忆》诗集中。《小说月报》主编叶圣陶在编发这首诗时,称许他替新诗的音节“开了一个新的纪元”。朱自清也曾评定这首诗说,戴望舒“注重整齐的音律美,但不是铿锵而是轻清的”。由于叶圣陶等人的举荐,戴望舒一夜成名,并以“雨巷诗人”称号,盛名于世。 这首诗,节奏流畅,韵律舒缓,在一种低沉而优美的调子里,抒发了诗人浓重的失望感和彷徨徘徊的思想情绪,有一种迷蒙凄美的艺术感觉。很多人从这首诗产生的时代背景考察说,这首诗表达的是诗人在无边的黑暗现实和孤寂无依的生活中对朦胧而美好的理想的探索追求,展现了一种忧郁的时代情绪,实际上,他所表达得就是诗人在某一特殊时刻某一特定的环境里的瞬间感受,是一个“寻梦者”对于美好梦境的表达。 这首诗最成功的地方是体现在艺术上。戴望舒巧妙地把中、西诗歌美学融于一炉,借用回环往复和一步三叠的复沓等表达方式,通过精心塑造的诗歌意象“雨巷”、“丁香”、“姑娘”、“油纸伞”,抒发了抒情主人公“我”的独特感受。诗歌语言凄楚唯美,诗歌形式自由舒缓,诗歌意境朦胧伤感。 从戴望舒开始,中国的象征派诗终于结束了简单模仿外国的稚幼阶段,找到了民族传统的“根”,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和发展道路。,雨巷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而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仿佛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象我一样, 象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象梦一般地, 象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象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静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3、“汉园三诗人” 在30年代的现代派诗人中,卞之琳、何其芳、李广田影响也很大。193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三人的诗歌合集《汉园集》,“汉园三诗人”由此而得名。《汉园集》中,收录了卞之琳的《数行集》,何其芳的《燕泥集》,李广田的《行云集》。 其中卞之琳(1910——2000,江苏海门人)的成就最高。在诗歌创作上,他主张“未经过艺术过程者不能成为艺术品,我们相信内容与外形不可分离”。他的诗受到“新月派”影响,同时更醉心于法国的的象征派,善于从中国古典诗词中吸取营养,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精巧玲珑,联想丰富,跳跃性强,尤其注意理智化、戏剧化和哲理化,善於从日常生活中发现诗的内容并进一步挖掘出常人意料不到的深刻内涵,诗意虽偏于晦涩冷僻,但耐人寻味。曾被人们称为“最醉心于新诗技巧与形式底试验”的艺术家。在现代文学史上,“上承‘新月’,中出‘现代’,下启‘九叶’。”(袁可嘉:《略论卞之琳对新诗艺术的贡献》)对于自己30年代的创作心态,卞之琳曾用“小处敏感,大处茫然”来概括。建国后,长期任北京大学教授,是莎士比亚研究专家。,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选自《鱼目集》,灯虫 可怜以浮华为食品, 小蠓虫在灯下纷坠, 不甘淡如水,还要醉, 而抛下露养的青身。 多少艘艨艟一齐发, 白帆篷拜倒於风涛, 英雄们求的金羊毛, 终成了海化的秀发。 赞美吧,芸芸的醉仙, 光明下得了梦死地, 也画了佛顶的圆圈 晓梦後看明窗净几, 待我来把你们吹空, 像风扫满阶的落红。,鱼化石 我要有你的怀抱的形状, 我往往溶于水的线条。 你真象镜子一样的爱我呢, 你我都远了乃有了鱼化石。,墙头草 五点钟贴一角夕阳 六点钟挂半轮灯光 想有人把所有的日子 就过在做做梦,看看墙 墙头草长了又黄了,
展开阅读全文
  微传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第十四章 30年代的诗歌.ppt
链接地址:https://www.weizhuannet.com/p-10071145.html
微传网是一个办公文档、学习资料下载的在线文档分享平台!

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网站客服QQ:80879498  会员QQ群:727456886

copyright@ 2018-2028 微传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8006529号-1 ,公安局备案号:13028102000124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