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
  • 下载费用:10 金币  

《华盛顿协议》毕业生素质规定及其对地方高校工程人才培养的启示.doc

关 键 词:
《华盛顿协议》毕业生素质规定及其对地方高校工程人才培养的启示.doc
资源描述:
《华盛顿协议》毕业生素质规定及其对 地方高校工程人才培养的启示 齐书宇 李国香 北京工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首都工程教育发展研 究基地 摘 要: 2016年 6月, 中国成为《华盛顿协议》第18个正式成员。反观我国地方高校工 程教育人才培养现状, 地方高校人才培养理念落后, 仍以教师为中心、 以投入为 导向;工程人才培养模式同质化严重, 教育技术基础落后, 教学策略亟须变革; 实践教育体系不完善, 校企协同创新机制不健全;人才培养以结果评估为主, 输 入输出动态评价系统不对接等问题突出。地方高校迫切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改革: 践行面向未来的OBE 培养模式, 重点培养应用型工程技术人才;立足区域经济与 工程学科特点, 增强服务功能实施分类发展规划;引入市场力量与工程团体, 完 善实践教育体系构建校企实践平台;优化工程人才动态评价体系, 培养全面发展 的前瞻性工程师。 关键词: 《华盛顿协议》; 毕业生素质; 地方高校; 工程人才培养; 作者简介:齐书宇, 副研究员, 从事高等工程教育、教育管理学研究。 作者简介:李国香, 硕士研究生, 从事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基金: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 (15YJC880056) The Washington Accord graduate attributes and its implication for the engineers′ cultivation in local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QI Shuyu LI Guoxiang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Beiji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bstract: In June 2016, China became the eighteenth official member of the Washington Accord.The talents cultivation of engineering education in Chinese local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has some problems, like the teacher-centered and investment-oriented talent cultivation ideas;the homogeneity of cultivating mode of engineering talents as well as the backward educational technology and teaching strategies;the imperfection of practice education system and school enterprise cooperation mechanism;the deficiency of the input-and-output dynamic evaluation system.In order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alents cultivation, local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need to carry out a series of reforms:the practice of the OBE oriented training model for the future;the classification of local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development planning;the introduction of market forces and engineering group to perfect enterprise practice platform and education system;the dynamic optimization of engineering talent evaluation system to cultivate prospective engineers of all-round development. Keyword: the Washington Accord; graduate attributes; local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engineers′ cultivation; 《华盛顿协议》 (The Washington Accord, WA) 是目前全球工程教育认证领域 最具权威性的国际工程师互认协议, 中国顺利加入《华盛顿协议》说明我国的高 等工程教育认证工作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 同时也为未来工程教育认证工作 的开展提供了基于《华盛顿协议》毕业生素质框架 (Graduate Attributes) 以 出口为导向 (Outcomebased) 展开具有实质等效性 (Substantial Equivalence) 认证的基本范式[1], 有利于我国工程教育质量的提升和工程人才的跨国流动。 在2016 年正式成为 《华盛顿协议》 成员国之前, 我国于2010年也相继出台了 《国 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年) 》和《国家中长期人才发 展规划纲要 (2010—2020年) 》, 都对工程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与挑战。 如何建立与国际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体系相符的人才培养体系, 培养一批创新能 力强、适应地方经济及社会国际化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各类型工程技术与管 理人才成为重要的研究课题。文章基于出口导向评价理论和实质等效性原则的 《华盛顿协议》 及其毕业生素养要求, 剖析我国地方工程人才培养的现状与问题, 进而提出对我国地方高校工程人才培养的几点建议。 一、《华盛顿协议》的毕业生素质规定 《华盛顿协议》 主要针对四年制本科高等工程教育, 承认签约国所认证的工程专 业培养方案具有实质等效性, 认可经任何缔约方认证专业的毕业生达到了从事 工程师执业的学术要求和基本质量标准, 其核心是进行国际工程师互认, 这也 是《华盛顿协议》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践行的基础范式。《华盛顿协议》突出用户 参与认证评估, 强调工业界与教育界的有效对接, 建立校企合作有效的协调机 制, 主张成员国以行业需求为导向并将行业企业代表纳入学校培养目标的修订 过程, 鼓励建立包括产业行业、用人单位等社会各界人士在内的人才培养委员 会。21世纪以来《华盛顿协议》的成员国不断增加, 其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 逐 渐成为国际工程师互认的标准化规则。 建立具有国际实质等效性的中国工程教育 专业认证制度也已成为重要趋势。 20世纪 90年代, 《华盛顿协议》的一些签约国决定在各自的认证体系中采用基 于结果的统一标准[2], 他们着手研究有关专业工程师教育的基础性问题。比如 毕业生能够做什么?具体内容可以被指定吗?现有的评价体系如何应对新的培养 标准?签约国致力于明确《华盛顿协议》毕业生素质的一致性属性, 在近十年里 不断重新定义毕业生素质的内涵与标准。 《华盛顿协议》各签约国所采用的“毕 业生素质”标准具有一般性, 普遍适用于所有工程学科的专业工程师教育, 它 规范了毕业生应掌握的专业知识, 应表现出的专业技能, 以及应具备的专业态 度[3]。《华盛顿协议》没有将毕业生素质作为强制性标准, 相反, 它为签约国 开发适用于本国国情的基于成果导向的认证标准, 并在其司法管辖区提供服务, 以及为立志成为签约国的认证机构及协会提供指导。 《华盛顿协议》 指出毕业生素质应由“必须掌握的知识”和“问题解决水平”构 成[4], 其核心特色是强调专业工程师解决复杂问题和处理不确定性问题的能力, 要求毕业生必须通过抽象思维、 创意分析与科学判断为复杂的工程问题提供综合 解决方案。在此素质框架下, 《华盛顿协议》各成员国针对毕业生素质, 基于实 质等效性原则, 灵活地制定适用于本国的认证标准与程序。 各成员国对各自工程 教育专业毕业生都有了自己的要求, 并对工程教育专业学生的培养灵活设置了 较为合理的标准体系[5]。这是《华盛顿协议》与各成员国在实质等效性原则下 对高等工程毕业生素质共性与个性要求的体现。 二、我国地方高校工程教育人才培养的现状分析 自我国申请加入《华盛顿协议》开始, 从首批 61所试点、第二批133 所、第三 批14所, 到现在覆盖面积已达30个省份208所高校, 其中地方高校占比超过七 成, 地方高校已成为工程教育认证国际化的主力军。 但是地方高校在全国工程教 育认证与建设中还处于弱势地位, 目前工程人才培养质量还无法满足当前地区 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 系统化的工程教育改革亟待进行。以北京为例, 从 2006—2014 年, 通过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的高校有 15所、专业有22 个, 地方高 校仅有4所, 占比不到 30%;从通过认证的频率来看, 地方高校仅为 8次, 占 12%[6]。 (一) 人才培养理念落后, 仍以教师为中心、以投入为导向 地方高校主要沿袭理科教学理念, 忽视了工程科学的特点, 无法明确究竟是推 行科学教育、 技术教育还是工程教育, 往往追随一流研究型大学培养学术型人才, 忽视自身特色与定位。2017年 2月, “新工科建设复旦共识”明确提出了地方 高校要对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发挥支撑作用, 培养胜任行业发展需求 的应用型和技术技能型人才[7]。 随着我国地方产业结构与技术结构的升级变革, 企业尤为需要在生产活动现场从事直接生产工作, 并主要依赖智能技能的技术 技能型人才。 地方高校应转变培养理念, 以培养高层次工程技术应用型人才为目 标, 摒弃“重科学分析、轻综合创新, 重个人钻研、轻团队协作”的传统弊端 [8]。工程教育理念须结合地方高校自身的特质和工程科学发展规律进行改革, 建立适应地方社会需求、符合知识经济时代的培养理念。 我国工程教育认证已开始借鉴 OBE框架[9], 但地方高校长期以来以投入为导 向、 以学科为基础, 对工程人才培养的改革与评价多集中在课程体系、 师资人力、 学时等投入方面。虽然课程是大学最基本的单元和最重要的“产品”, 但《华盛 顿协议》强调的成果导向并不等于课程导向[10]。地方高校过度追求科研成果的 现象, 导致教师把过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到课程教学的知识点、课件等细节上, 无法重点关注学生“学”的效果。同时, 教师缺乏专业性培训, 还存在“唯课 程”“唯大纲”的传统观念, 无法做到将毕业生素质要求分解对应到课程上去, 并在课程教学中有效实施。 因此, 我们应鼓励教师去与地方经济发展紧密相关的 高新技术企业行业挂职锻炼, 提升教师的工程能力与综合素质, 并引导全体教 师真正理解并实施OBE, 把OBE的做法落实到每堂课的教学当中, 逐渐将教学与 认证的重心转移到培养结果上[11]。 (二) 工程人才培养模式同质化严重, 教育技术落后于工程教学需求 为了满足教育大众化发展的需要, 许多地方院校通过整合、升格等方式发展为 “新建本科院校”。截止到 2017年11月份, 我国新建本科院校扩展到 678所, 占普通院校的55.6%, 每年为社会输送近百万人才。这些院校的发展在满足了教 育大众化需求的同时, 逐渐出现了教育同质化问题。 在这种雷同模式下培养出来 的毕业生具有类似的思维模式与知识结构, 在学习与工作中丧失了创造的激情 与创新的能力, 也造成学校教育资源的浪费, 压抑学校特色发展。 而且, 我国地 方高校人才培养的模式趋同于培养学术研究型人才, 造成了地方高校培养的人 才与社会的实际需求之间出现结构性脱节的问题。 工程教育是以解决复杂工程问 题为目标的专业教育, 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高校应有符合社会需求、突显自身 特色的工程教育模式。 地方高校应将科学模式与工程模式进行集成, 解决人才培 养中技术知识缺、 工程实践弱的问题, 为服务地方社会经济发展培养应用操作型 人才。 在“互联网+”时代, 大学生习惯沉浸于信息资源与数字化网络进行学习体验和 反馈, 高校也在不断探索新的教学策略以适应当代大学生的学习特点, 然而在 教学过程中不难发现, 地方高校的工科专业在应用现代教育技术方面并不占优 势。 各高校在现代教育技术的引入能力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基本表现为经济发展 水平较高, 则高校对现代教育技术引入能力强、 引入质量高;经济发展水平较低, 则高校在教学过程中对现代教育技术的应用较少。 可见高校受所属地方经济发展 水平的影响较大, 发展参差不齐, 缺乏可持续性。 薄弱的现代教育技术基础不利 于虚拟学习环境的构建以及跨学科协同合作等新型工程教学策略的实施, 师生 之间的互动以及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是新时代地方高校教学策略变革的趋势。 (三) 实践教育体系不完善, 校企协同创新机制不健全 目前, 地方高校尚未形成完善的实践教育体系。 首先在理念方面, 地方高校普遍 认为实践教学只是工程教育的辅助环节, 工程实践环节在地方高校的人才培养 中不受重视, 缺乏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的工程教育特色[12]。 综合性训练以及实 验实习等多被专业教育所替代, 无法形成融入不同教学计划并与各院系培养目 标相对接的工程实践教育, 导致毕业生缺乏工程设计与分析能力。 其次在方法方面, 教学实践主体错位, 学生进入实验室以按教师要求做实验的 被动实践为主, 缺乏由学生设计确定实验对象、方法以及程序的主动实践教学, 对实践创新能力的培养不足。 而指导教师自身也多缺乏工程经验与企业经历, 无 法及时掌握技术前沿。 最后在资源方面, 地方高校软硬件跟不上, 与企业联系不紧密, 缺乏先进高效 的实训平台。 由于受地方政府政策和经费的影响, 地方高校工程实训平台的规模 与水平较一流大学仍有差距。地方高校毕业生动手能力较差又缺乏相应的经验, 自身基础难以适应企业在工程实践和经营管理等方面的能力要求, 而企业还需 要额外对毕业生进行培训, 导致企业不愿意参与高校的工程人才培养。 国家为解 决这一难题推行“政产学研用”的协同创新战略, 但在实施过程中面临诸多障 碍。 (四) 人才培养以结果评估为主, 输入输出动态评价系统不对接 人才培养评估是检验地方高校人才培养质量的一个重要体系, 该体系贯穿教育 过程的始终并对优化教学改革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近年来虽在评价方法、方式 等方面都进行了改革, 现如今的认证标准也由评价“输入”转向评价“输 出”[13], 但是地方高校仍以传统的结果评价为主, 缺少过程评价以及从输出 结果到输入过程的反馈环节, 不利于及时发现和解决人才培养的质量问题。 首先, 很多地方高校的人才培养评估体系与应用型本科人才培养目标并不相适 应, 评价方式单一化、片面化。以科研成果为导向的评价制度不利于地方高校开 展技术创新, 无法体现学生的学习结果与成才、 学生的社会评价与反馈, 以及研 究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等, 严重阻碍了应用型工程人才的培养。 其次, 评估体系 缺失了高校培养结果与社会对接环节交流、 沟通的反馈信息, 无法获悉社会和雇 主对学校及学生的客观评价, 以及学校培养结果对社会经济服务贡献的程度, 使得评价结果不能应用到培养质量的持续改进中。 再次, 地方高校的评价主体多 以校内专家与领导为主, 未邀请校外主体特别是高新技术行业企业代表、 专业相 关企业家、 一线工作的高级工程师等参与到人才培养评估当中, 将他们的需求纳 入人才培养的各个环节。 最后, 地方高校在评价方法方面仍以简单或单一的评价 方式为主, 没有根据不同教学内容与教学环节设定不同的评价目标。 同时, 传统地方高校“大学-学院-系部”的组织结构与管理体制也导致评价体系多囿于本 学科本专业的人才培养与学科建设, 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跨学科交流与知识生产。 三、对我国地方高校工程教育人才培养的建议 加入《华盛顿协议》对我国高等工程教育的发展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14], 地方高校应立足现代工程教育时代要求和社会经济发展需求, 抓住机遇完善人 才培养计划。 地方高校工程教育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 基于我国地方高校工程教 育现状, 以及《华盛顿协议》及毕业生素质要求, 文章提出以下建议。 (一) 践行面向未来的 OBE 培养模式, 重点培养应用型工程技术人才 OBE现已成为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教育改革的主流理念, 《华盛顿协议》全 面接受了OBE理念并将其贯穿于工程教育认证标准的始终[15]。 地方高校应根据 《华盛顿协议》框架, 在课程设计、教学过程、实践实习、学生管理等环节坚持 以满足学生需求为重点, 以未来工程人才所具备的毕业生素质为指引, 输出满 足地方社会经济需求、能够灵活运用理论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应用型工程人才 [16]。 在培养理念方面, 地方高校应由原先培养学生扎实的理论基础与专业能力 逐渐转向培养学生敏锐的社会洞察力、 自发的创新思维以及全球化的视野, 教学 设计应围绕学生知识、能力、素质达到既定目标而设计, 师资课程等教学资源配 置应以保证学生学习目标达成为导向, 质量保障与评价以学生学习结果为唯一 标准。在培养模式与策略方面, 地方高校应进一步聚焦学生毕业后所获得的知 识、技能和行为, 激励教师认可 OBE理念以及基于项目的学习 (PBL) 、合作学 习、跨学科合作等相关培养策略, 在教学过程中积极成为学生团体学习的合作 者、鼓励者, 并对学生进行有效的引导与协调[17]。这一方面要求教师进行持续 性学习, 不断提高自身专业水平与综合能力, 多与企业进行联系, 为教学引进 相关案例。 另一方面要求学生积极参与教师的引导, 在团体合作学习中不断提高 自身的学习自主性、合作能力、沟通能力及跨文化学习能力。 (二) 立足区域经济与工程学科特点, 实施分类发展规划 《华盛顿协议》 及其毕业生素质也强调培养学生使用专业工程知识解决未来工程 现实问题的能力与技术, 其宗旨是为新技术、 新经济的发展提供优秀的工程人才 [18]。然而不同地方高校所处的社会环境不同, 存在着地区经济发展差异、行业 经济效益差异以及城乡经济地域差异等客观问题。 首先, 为更好地服务地方社会经济发展, 地方高校应根据自身优势学科与科研 资源实施分类发展规划, 突出自身教育特色与优势, 提出不同的办学目标与评 价指标, 围绕培养目标、课程体系、教学理念与方法、学习氛围、教师考核等进 行一系列改革, 为社会及区域发展提供工程技术性与技能型的创新型工程技术 人才。其次, 根据《华盛顿协议》框架与新工科建设要求, 地方高校应主动对接 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行业企业技术创新要求[19], 通过凝练自身特色与地 缘优势, 以工业企业需求为导向创新人才培养模式, 加强跨学科协作以及校企 合作。 最后, 地方高校在立足为区域经济服务的同时, 还应该按照工程科学的体系与特点进行教学和课程设计。地方高校的课程体系设计应增加工程设计、系统 集成等创新课程的比重, 加强信息技术、生物技术、纳米技术、智能系统等前沿 的、接触工程本质的学科, 引入跨学科学习理念培养学生实践创新能力。 (三) 引入市场力量与工程团体, 构建校企实践平台 工程教育为满足未来行业企业界的需要, 除专业知识与技术能力外, 更需要毕 业生具备明确问题、 分析并解释问题的能力, 实践教育是培养学生综合素养和创 造力的重要途径[20]。 地方高校应首先引入市场力量与工程团体, 与高新技术企 业、地方政府、行业协会、相关科研机构等协同创新, 以企业为主体打造工程实 践平台, 立足于满足区域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的需求, 围绕学生工程实践能力 的提升与工程创新精神的培养加深产学研融合。 同时, 地方高校应充分调动政府部门与高校自身的政策经费等资源, 联合行业 企业的优势力量, 建设融教育、培训、研发为一体的共享型协同育人实践平台 [21], 积极推进企业与高校的深度合作, 将行业企业需求贯穿整个工程人才培 养过程。 只有通过与社会尤其是企业的联合培养, 使企业参与到学校教育的课程 体系设计、培养目标修订、教学内容改革以及教师队伍培养中, 地方高校才能更 准确地构建出符合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培养体系。 另外, 各高校工程团体是工程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 地方高校应引入工程团体 力量, 通过他们最广泛地团结和组织区域及高校的工程技术人员, 搭建合作交 流平台并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 地方高校应鼓励组建相关的校内工程团体, 根据 具体的工程项目吸纳相应工程专业的学生与教师, 促使师生在具体的项目中学 习及解决具体的工程问题。 同时对于民间自发形成的工程团体, 地方高校应积极 介入并给予相应的支持。与工程团体合作不仅为工程毕业生提供了实习的平台, 更加强了学校与企业间的合作与交流。 (四) 优化工程人才动态评价体系, 培养全面发展的前瞻性工程师 目前地方高校的评价体系忽视了培养结果到人才培养输入的再循环, 造成了评 价系统各部分的孤立, 这不仅不利于评价系统的持续发展, 也不利于改进、 完善 人才培养机制。第一, 地方高校在以学生为本、以产出为导向和持续改进教育教 学理念的前提下, 不仅要加强评价系统各部分的联系与反馈, 把培养结果反馈 到人才培养的输入过程, 也要实现各个小系统之间的内部循环, 只有这样才能 实现工程人才培养的可持续改进。第二, 高校工程人才培养应引入第三方评价。 目前国际工程教育认证标准体系中, 如《华盛顿协议》《悉尼协议》《都柏林协 议》 《首尔协议》等协议成员, 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 (WFME) 及国际医学教育组 织 (IIME) 等机构均属于第三方机构范畴。 因其中立客观的评价视角, 第三方机 构更具权威性和公正性, 在国际社会也被认为是工程教育认证的通行范式。 地方 高校应借鉴国际通用做法, 这对于自身教育质量体系的完善也具有意义。第三, 地方高校在人才评价体系构建中应以培养全面发展的前瞻性工程师为目标, 突 破现有模式, 立足于培养多样性人才, 借助新一代的信息技术、 人工智能技术等 培养高端工程人才, 同时增强工程专业学生面向未来的意识。 地方高校应打造较 为宽松灵活的评价政策与体系, 不局限于学术论文、科研项目、科研经费等量化指标的评价, 关注学生本身创新思维、跨学科知识、人格与伦理以及人文综合素 质的评价, 侧重学生的综合素质与工程实践能力的评价而非单一的学业成就评 价。 参考文献 [1]HANRAHAN H.The Washington Accord:history, development, status and trajectory[J].Asee global colloquium on engineering education, 2008 (10) :1-17. [2]International Engineering Alliance.Educational Accords[EB/OL]. (2012-06-06) [2017-11-05].http://www.ieagreements.org. [3]Washington Accord signatories[EB/OL]. (2013-06-20) [2017-11-05].http://www.ieagreements.org. [4]NETHERCOT D A.Professional accreditation in the construction sector:the role of the UK′s JBM[J].European journal of engineering education, 1999, 24 (2) :133-137. [5]BRUSSELMANS G.“Accreditation“of engineering studies:formal systems versus individual responsibility[J].European journal of engineering education, 2000, 25 (1) :3-8. [6]安哲锋, 祖丹丹, 玉兰.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与经济发展适应性研究[J].中国 高校科技, 2016 (3) :73-75. [7]“新工科”建设复旦共识[EB/OL]. (2017-02-23) [2017-11-05].http://www.jwc.fudan.edu.cn.vlib.muc.edu.cn/b8/66/c9395a 112742/page.htm. [8]张彦通, 李茂国, 张志英.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机构:撬动中国高等工程教育的 支点[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2006 (1) :7-11. [9]方峥. 《华盛顿协议》 签约成员工程教育认证制度之比较[J].高教发展与评估, 2014, 30 (4) :66-76. [10]佚名.加入《华盛顿协议》有利工程教育国际化[J].中国高等教育, 2007 (17) :64. [11]李茂国.中国工程教育全球战略研究[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2008 (6) :1-12. [12]方峥.中国工程教育认证国际化之路——成为《华盛顿协议》预备成员之后 [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2013 (6) :72-76. [13]周凌波, 王芮.从《华盛顿协议》谈工程教育专业建设[J].高等工程教育研 究, 2014 (4) :6-14. [14]王孙禺, 赵自强, 雷环.国家创新之路与高等工程教育改革新进程[J].高等 工程教育研究, 2013 (1) :14-22. [15]袁健, 吴卫东, 黄晓峰.以专业论证为契机进一步深化高等工程教育改革 [J].中国地质教育, 2015 (3) :6-9. [16]樊一阳, 易静怡.《华盛顿协议》对我国高等工程教育的启示[J].中国高教 研究, 2014 (8) :45-49. [17]杨若凡, 何倩.美国工程技术类专业认证标准对我国应用技术大学建设的启 示[J].中国高教研究, 2015 (8) :87-91. [18]华尔天, 计伟荣, 吴向明.中国入《华盛顿协议》背景下工程创新人才培养 的探索与实践[J].中国高教研究, 2017 (1) :82-85. [19]李志义.我国工程教育改革的若干思考[J].中国高等教育, 2012 (20) :30-34. [20]赵建华.大学生实践能力的概念、结构与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大学教学, 2009 (7) :67-69. [21]陆国栋, 李拓宇.新工科建设与发展的路径思考[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2017 (3) :20-26. 注释 (1) (1) OBE是成果导向教育, 于 1981年由斯派蒂 (William W.Spandy) 等人 提出, 是一种“以学生为本”的教育哲学, 在实践上一切教育活动、 教育过程和 课程设计都围绕实现预期的学习结果 (Intended Learning Outcomes) , 并聚焦 于学生受教育后获得什么能力、能够做什么的培养模式。
展开阅读全文
  微传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华盛顿协议》毕业生素质规定及其对地方高校工程人才培养的启示.doc
链接地址:https://www.weizhuannet.com/p-1373.html
微传网是一个办公文档、学习资料下载的在线文档分享平台!

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网站客服QQ:80879498  会员QQ群:727456886

copyright@ 2018-2028 微传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8006529号-1 ,公安局备案号:13028102000124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