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6
  • 下载费用:12 金币  

高校学生申诉制度的现状与创新路径——以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为视角.doc

关 键 词:
高校学生申诉制度的现状与创新路径——以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为视角.doc
资源描述:
高校学生申诉制度的现状与创新路径 ——以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 理规定》为视角 陆优优 复旦大学法学院 摘 要: 学生申诉权是公民行政申诉权在高校的具体表现形式, 也是高校依法治校的必 然要求。在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颁布实施后, 修订、完善高 校内部的申诉办法, 使其更具有正当性、 有效性和及时性, 更好地保障学生权益, 是摆在高校面前亟待解决的理论和实践课题。 高校可以在申诉处理委员会组织架 构、申诉程序和申诉委员会处理权方面进一步探索创新, 完善相关制度。 关键词: 高校学生申诉制度; 权利; 权益; 自教育部2003年提出建立学生申诉制度以来, 全国高校积极实践, 对保障学生 的合法权益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 从各地、各高校的实施情况 来看, 学生申诉制度在现实层面依然存在诸多差异和不足。 在全面深化教育综合 改革的背景下, 结合 2017年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 (以下简称 新《规定》) , 高校如何以创新学生申诉机制为抓手切实推进教育治理体系和治 理能力现代化, 成为摆在高校管理者面前的重要任务, 也是本文所要着力探讨 和试图破解的问题。 一、高校学生申诉制度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高校学生申诉制度大多是从 2003年之后开始制定的, 尤其是2005年《规定》颁 布之后, 高校纷纷建立起学生申诉制度。 综观各高校的制度文本, 基本上包括以 下几部分内容:其一, 对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作出规定。学生申诉处 理委员会通常由学校负责人、学校职能部门负责人、教师代表及学生代表组成。 例如, 根据《清华大学学生申诉处理办法》第五条的规定, 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 共由九名委员组成, 其中一人为学校负责人, 两人为学校职能部门负责人, 三 人为教师代表, 三人为学生代表。 其二, 设置了较为完整的申诉程序, 基本包括 申诉提出、申诉受理、申诉审查、申诉复查、决定书送达等环节。根据《上海交 通大学学生校内申诉管理规定》 第十二条规定, 学校虽在原则上采取书面审查方式进行申诉处理, 但根据申诉人的申请, 也给学生提供了听证会的可选项。 听证 会的方式有助于当事人充分行使其陈述和申辩的权利, 除上海交通大学外, 中 央民族大学也强化了听证会的方式。 其三, 多数高校都将申诉处理委员会挂靠在 学生工作部或研究生工作部, 运行经费由学校提供, 学生无需承担费用。 经过十几年的实践, 高校学生申诉制度在实践中取得了一定效果, 为快速解决 学生与学校之间就违纪处分而引发的纠纷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高校学生申诉制度 的实施, 既有效保护了学生的合法权益, 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教育行政 部门和法院的压力, 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管理不断走向科学化和法治化。 但在实 施中也存在一些问题。 第一, 规定较为陈旧, 且多年未修订。高校学生申诉制度大多制定于 2005年前 后, 与现实情况存在一定程度的脱节, 更难以契合新《规定》的要求。从高校门 户网站上公布的学生申诉文件来看, 文件文本已多年未修订, 如北京大学 (2003年) 、 清华大学 (2005年) 、 复旦大学 (2005年) 、 厦门大学 (2005年) 、 同济大学 (2007年) 。笔者也从上述学校的网站中看到, 北京大学已于 2017年 3月启动了学生管理规定修订工作, 同济大学于 2017年6月启动了此项工作, 但多数高校尚未有所行动。若高校在新《规定》实施后依然沿用原申诉办法, 将 造成与上位法之间的冲突, 既不利于对学生权益的有效保护, 也是高校在管理 工作中可能存在的一个风险点。 第二, 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案件受理范围比较狭窄。 受案范围, 是学生申诉处理 委员会处理学生申诉案件的前提条件, 也是一个基础性问题。从《教育法》第四 十三条和新《规定》第六条的规定来看, 学生申诉权应当包括“受教育权”和 “人身及财产权”两大内容, 新《规定》第五十九条将受案范围定为“处理或者 处分决定”, 虽然“处理”的概念还不明晰, 但应该可以将受案范围作扩大解 释, 将学校基于学生的校内或者校外的各种违纪行为而对学生所作出的涉及人 身权和财产权的各种处分或处理决定都纳入申诉的范畴。 从目前各校的规定来看, 各校在定义学生申诉权时虽承认“受教育权”和“人身及财产权”两部分内容, 但在学生申诉受案范围上, 却大多只限定在“纪律处分”及“取消入学资格、 退 学处理决定”上。只有少数学校增加了“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可以提出申诉的 其它处理决定”这一兜底条款, 如上海交通大学。 第三, 学生申诉委员会的定位和具体设置不够明确, 人员产生机制规定模糊。 虽 然新《规定》明确要求学校应成立申诉处理委员会, 但对委员会的定位、具体设 置、人员产生机制并没有明确规定, 主要依靠各校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具体办法。 从实践情况来看, 有学校将申诉处理委员会秘书处设在学校办公室, 如上海外 国语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也有学校将其设置为学校监察处的一个部门, 如中山 大学;更多的学校将其挂靠在学生工作部。从人员的构成来看, 校领导、职能部 处负责人、 教师以及学生代表在绝大多数高校的申诉规定中都有设置, 但其人数 比例如何, 却鲜有高校加以明确规定。 至于最为学生所关心的学生代表产生机制, 则更为模糊。 笔者搜索到的高校文件中, 仅复旦大学对学生代表的产生机制制定 了实施细则。法务专员和校外专家由于是新《规定》增加的新要求, 因此目前并 没有高校对此作出规定和说明。 机构设置及人员产生机制不明确带来的另一个后 果则是申诉处理委员会本身的中立性质难以保证, 难以发挥对高校行政处分权的监督制衡功能。 此外, 申诉处理委员会若要改变原处理或处分决定, 仅有建议 权而无决定权, 这一点也影响了其本身的地位和作用的发挥。 二、高校管理中“学校-学生”法律关系的规范分析——以学生申诉为 核心 针对高校学生申诉制度存在的问题, 还需分析高校管理中“学校-学生”这对法 律关系, 方能有的放矢地探求解决方案。 “学校-学生”应处于教育法律关系这一特定场域中。教育法律关系是指教育法 律关系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 其构成要素有如下三项:一是主体, 即教育法 律关系的参加者;二是客体, 即教育法律关系主体权利和义务所指向的对象;三 是内容, 即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根据新《规定》, 学生的权利主要包括:参加 教育教学;参加社会实践、文体活动等;评奖评优;获得学历、学位证书;适当参与 学校管理, 享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权益受损时行使救济权 (即 申诉或诉讼) 。 而学生的义务则包括:遵守法律法规及学校规章制度;恪守学术道 德, 完成规定学业;缴纳学费及有关费用, 履行获得贷学金及助学金的相应义务; 遵守学生行为规范, 尊敬师长等。从上述权利和义务来看, “学校-学生”以隶 属型法律关系为主, 也有平权型法律关系存在, 不能用单纯一种关系来概括这 种法律规范。 1. 教育行政法律关系。 这是学校与学生之间因教育管理而产生的关系, 也是一种较为典型的隶属型法 律关系。 具体而言, 高校虽不是国家行政机关, 但在客观上却充当着行使公权力 的角色, 与学生形成一种特殊的教育行政法律关系。 在这种关系中, 学校是以行 政主体的身份行使教育管理权, 包括招生权、教学管理权、学籍管理权、行政处 分权、行政奖励权、颁发学业证书权等权力, 与此同时也承担了对学生进行教育 的义务和职责。[1]学生申诉权的《宪法》来源决定了这在本质上是一项基于不 恰当的行政行为的救济权, 因此教育行政法律关系应是学生申诉的当然受案范 围。 2. 教育民事法律关系。 这是学校和学生分别作为平等主体的法人和自然人之间的人身、财产关系。从现 状来看, 进入高校学习的基本上是 18周岁以上的成年学生, 是适格的具有完全 民事行为能力的民事主体;而学校在某些场合也能够与学生一样以民事主体的身 份出现, 从而使双方成为《民法总则》所调整的“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和非 法人组织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 例如, 由于学校设施的缺陷造成学生人 身、财产损失, 与学校发生的一般交易买卖、食宿等纠纷, 理论上应依照合同关 系或民事侵权关系来认定。从表象分析, 这是一种平权型法律关系, 但实质上, 这种平权型法律关系并不能完全等同于普通的民事法律关系, 因为学生在多种 场合依然需要履行学校管束的义务。 譬如在住宿管理纠纷中, 常见的纠纷就是学生认为学校在宿舍检查中损害了自己的隐私权。 从民法理论上分析, 确实属于隐 私权的范畴。 但如此却忽略了一点, 学生宿舍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类特殊的公共场 合, 因此其隐私权是受到一定限制的。 诸如此类情况, 在学校与学生的民事纠纷 中会经常见到。 这些纠纷固然可以直接寻求司法解决途径, 但如果按照目前国内 多数高校的申诉条例, 完全将教育民事关系排除在校内申诉的范围之外, 恐怕 有失妥当。 近年来, 也有学者将学校与学生之间因教学、科研、参加各类学术活动或学生因 学术不端发生纠纷而产生的关系创设为一类新的法律关系, 即“教育学术关 系”, 但笔者认为这类关系本质上还是属于教育行政关系的范畴。综上, “学校 -学生”间的法律关系是一种以行政隶属关系为主导、以民事法律关系为辅助的 复合型法律关系, 学生申诉作为公民行政申诉权在校内的体现, 应涵盖以上两 类纠纷。 三、高校学生申诉机制创新路径探索 高校学生申诉机制创新路径的探索, 既要考虑到法理层面的情况, 也要考虑到 现实层面各高校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现实基础。 要着力体现治校理念由管 理向治理转变, 将以往机械、单向的方式转变为弹性、多元的方式, 在正当性、 有效性和及时性三个方面进一步提升。笔者认为, 在目前的情况下, 结合新《规 定》的出台以及高校综合改革的要求, 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探索。 1. 申诉委员会组织创新 从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到, 目前高校申诉处理委员会其实是行政结构的微缩版。 新 《规定》 要求申诉处理委员会必须有学校负责法律工作的教师参与, 并可聘请校 外法律、教育等方面专家参加, 同时, 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依然与原《规定》一 样, 都属于必备的人员配置。 在这一问题上, 笔者认为, 应在委员会的人员组成 上, 尽量减少校内行政管理人员的比例, 给学生更多的自主权, 同时采取多种 有效举措来保证申诉处理委员会的独立性。 (1) 在申诉处理委员会的定位上, 可将其定性为内部行政仲裁组织。 可以考虑将 申诉处理委员会设置为一个具有公正性和相对独立性的机构, 直属校领导管理, 独立于学校违纪处分管理部门。[2]按照目前挂靠在学生工作部门的做法, 可能 会影响其中立地位。 (2) 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的比例应在规定中予以明确, 并辅以专门的产生机制。 建议将校领导、 相关职能部处负责人以及专职法务负责人设为常务委员, 教师和 学生代表作为临时委员, 从代表库中选择。教师代表库建议由未兼任行政职务, 又具有相当资历的教师组成, 也可考虑退休教师, 其在时间和中立性方面更能 保证;学生代表库建议由学生会和研究生会分别推选学生代表组成, 每次具体处 理申诉案件时可参考仲裁机构做法, 由申诉人和被申诉人 (即原决定或处理作 出机构) 各挑选1人, 另外1人由申诉处理委员会决定, 使学生感受到充分的自 主性, 同时也保证了委员会成员的公正性。 (3) 校外教育、 法律专家的参与可增加申诉处理委员会的公信力和可信度, 这虽 属新 《规定》 设置的可选项, 但各高校应尽量创造条件满足这一要求。 实践中, 不 少高校的后勤部门有聘请律师提供法律服务, 很多高校也都设置了法学专业, 拥有大量的法学毕业生校友, 这些都可以纳入兼职委员成员库。 2. 申诉机制的程序性创新 源于自然法观念的正当程序是法治理念的重要内容, 也是自然公正原则的体现。 在实践中, 回避原则和听证原则常常作为正当程序的具体实现途径, 而具体到 申诉制度, 这两项原则同样适用。 (1) 坚持回避原则。 在教师代表或学生代表的选择上, 应避开与申诉人同院系的 代表。 当该特定案件的委员会成立后, 如果任何成员与纠纷有冲突或直接利害关 系, 应立即主动要求退出小组委员会。 申诉人和被申诉人均可以此为由质疑委员 会成员, 并要求其他成员以投票方式决定受质疑成员的去留。 (2) 推广听证制度。虽然新《规定》并未规定听证为校内申诉的必经程序, 但各 高校在制定具体办法时仍应尽量保证当事人拥有听证的权利。 一方面, 在委员会 成员的回避环节, 如当事人提出质疑, 应陈述本人意见, 经过听证后由未受质 疑的成员投票讨论决定;另一方面, 在案件审理环节, 虽以书面审查为惯例, 但 必须给学生提供听证的可能性, 尤其是情况复杂、涉及重大权益、易产生争议的 申诉甚至可以采取强制听证制度, 给当事人充分的陈述与申辩的权利。 落实听证 制度对学生而言, 可以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 彰显高校以人为本的育人理念;对 学校而言, 既是依法治校理念的具体化体现, 又能增加当事人对申诉结果的可 接受度, 减少纠纷进一步扩大的可能。 (3) 程序上增加更多人性化规定。例如, 在申诉时效方面, 各高校都应根据新 《规定》作出相应调整, 在保证申诉及时、快速处理的前提下, 尽可能保护学生 的救济权。同时, 对目前“申诉不停止执行”的规定也需进行修改, 根据新《规 定》, “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认为必要的, 可以建议学校暂缓执行有关决定”, 可尝试实行“停止执行为原则, 不停止执行为例外”, 即除非该学生可能会对 校园安全造成实质性威胁, 否则处分应暂停执行。 这也是行政法治“比例原则” 的内在要求, 在对学生作出管理处罚决定时应将不利影响限制在尽可能小的范 围。 3. 申诉处理委员会处理权限创新 从目前各高校的申诉办法来看, 申诉处理委员会对原处理决定仅有建议权而无 决定权。新《规定》在这一问题上与原规定保持一致。如此一来, 申诉处理委员 会的实体权就产生了较大的局限性。 试想, 若申诉处理委员会作出建议撤销或变 更意见, 但最后未被采纳的情形经常出现, 不仅会使申诉处理委员会处于被动 局面, 而且可能影响其作为维权和监督组织的积极性。 当然, 从我国目前的现状 来看, 也不宜仿照美国公立高校申诉机构具有完整改变权的做法, 而应针对不 同情况给予申诉处理委员会有限的改变权。 具体而言, 若原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规则准确, 申诉处理委员会应直 接给出维持原决定的处理意见。 若原决定在规则的适用上不够准确, 或处理程序 存在不当, 则申诉处理委员会可以根据原处分决定的严重程度而分别作出处理 决定。例如, 涉及取消学籍、退学、开除学籍或者其他涉及学生重大利益的处理 或者处分决定的, 如果申诉处理委员会经讨论认为原处理欠当, 应本着审慎的 态度, 提出处理意见和相关理由, 并提请学校重新核查后作出处理决定;但对于 警告、记过、留校察看等处分决定, 应给予申诉处理委员会直接撤销或改变原处 理决定的权限。 需要说明的是, 根据“上诉不加刑”的原则, 笔者认为申诉只可 维持、减轻或撤销原决定, 而不宜对原决定作出加重处理。 参考文献 [1]舒利, 章亮明.论学校与学生之间的法律关系[J].南昌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 科学版) , 2005 (3) . [2]孙波.美国公立高校学生申诉权保障的理论与实践[J].政治与法律, 2016 (6) .
展开阅读全文
  微传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高校学生申诉制度的现状与创新路径——以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为视角.doc
链接地址:https://www.weizhuannet.com/p-20498.html
微传网是一个办公文档、学习资料下载的在线文档分享平台!

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网站客服QQ:80879498  会员QQ群:727456886

copyright@ 2018-2028 微传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8006529号-1 ,公安局备案号:13028102000124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