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0
  • 下载费用:12 金币  

赛珍珠与庄台出版公司关系钩沉.doc

关 键 词:
赛珍珠与庄台出版公司关系钩沉.doc
资源描述:
赛珍珠与庄台出版公司关系钩沉 张媛 李敏 江苏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 苏州大学文学院 摘 要: 赛珍珠与纽约庄台出版公司之间有着深厚的渊源。 一方面, 庄台出版公司及沃尔 什对赛珍珠的文学事业大力扶持, 为赛珍珠作品的发表与推广提供平台, 可以 说庄台出版公司成就了赛珍珠;另一方面, 赛珍珠以自己的作品和专业特长支持 庄台出版公司, 并动用自己的社会关系为庄台出版公司寻找优质稿源, 可以说 赛珍珠挽救了庄台出版公司。 在出版业走向市场化的今天, 研究赛珍珠与庄台出 版公司这种相互依存、 相互支撑的互动关系, 不但具有学理研究意义, 而且具有 实践指导价值。 关键词: 赛珍珠; 庄台出版公司; 作家与出版; 依存与支撑; 作者简介:张媛 (1973—) , 女, 重庆人, 苏州大学博士生, 江苏科技大学副教 授、硕士生导师, 主要从事赛珍珠研究和英美文学研究。 基金: 江苏省教育厅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赛珍珠期刊经营与出版思想研 究” (2016SJD750041) 研究成果 Probing in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earl S.Buck and John Day Company ZHANG Yuan LI Min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Jiangsu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bstract: There exists a profound relationship between Pearl S.Buck and the John Day Company, New York.On the one hand, the John Day Company and Walsh vigorously supported Pearl S.Buck's literary career, providing aplatform for publication and circulation of Pearl S.Buck's works, hence the conclusion could be drawn that the John Day Company made the story of Pearl S.Buck's success as a writer, publisher and social activist.On the other hand, Pearl S.Buck supported the John Day Company with her works and professional expertise, employing her social relations to search for quality manuscripts for the John Day Company, so Pearl S.Buck rescued the John Day Company as it were.In modern times when publishing industry becomes market-orientated, research on the interdependency and mutual support between Pearl S.Buck and the John Day Company is not only of theoretical research significance but also of practical instruction importance. Keyword: Pearl S.Buck; the John Day Company; writers and publication; interdependence and support; 赛珍珠曾荣获1938 年诺贝尔文学奖, 这是世人都熟知的赛珍珠的作家身份;但 赛珍珠同时还是一位出色的期刊与出版公司经营者, 这一出版人身份往往被研 究者忽视。 赛珍珠长期经营 《亚洲》 (Asia) 期刊和纽约庄台出版公司 (John Day Company, 又译为约翰·戴公司) , 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出版经营经验。赛珍 珠经营《亚洲》期刊的举措与文化价值追求, 没有专门从事该问题的研究者, 只 有笔者曾作过一些探讨(1)[1]。 赛珍珠经营纽约庄台出版公司的举措与文化价值 追求, 目前同样没有专门从事该问题的研究者。 在中国大陆学界, 只有张春蕾与 祝诚、于继增、金百林与欧阳晖的论文偶有涉及, 裴伟等的《寻绎赛珍珠的中国 故乡》 附表“赛珍珠创作年表”有赛珍珠作品出版情况的部分资料;在欧美学界, 只有彼得·康的《赛珍珠传》有零星资料介绍。在学术研究上, 对赛珍珠与庄台 出版公司关系展开钩沉, 在出版业走向市场化、数字化、国际化的今天, 不但具 有学理研究意义, 而且具有实践指导价值。 一、赛珍珠与纽约庄台出版公司的渊源 赛珍珠与纽约庄台出版公司结缘于 1929年。1929年在世界历史上是一个特殊的 年份, 各国经济陷入严重的衰退状态, 生产力遭到巨大破坏[2]。这对于世界、 对于美国、对于当时的每个人都是非常艰难的。1929年的赛珍珠、庄台出版公 司老板理查德·沃尔什 (Richard J.Walsh, 1887-1960) 作为个体, 与其所处的 整个时代一样, 面临着极为艰难的生存困境。 第一, 就赛珍珠的处境说, 赛珍珠在经济生活、夫妻关系、文学创作诸方面都面 临诸多问题。 一是赛珍珠面临极为严峻的经济压力。1920 年出生的女儿卡洛尔 (Carol) 患有 苯丙酮尿症, 赛珍珠一直为卡洛尔的安置揪心。1928年1月, 赛珍珠写信给艾 玛·怀特 (Emma White) 说, 自己在没有节食的情况下, 居然瘦了45磅[3]116, 从中可以看出残疾女儿卡洛尔带给赛珍珠的压力之大。1929年7月, 赛珍珠全 家离开南京回到美国的首要任务, 就是给卡洛尔找一家合适的寄养机构。 当时的 赛珍珠为了给卡洛尔找到合适的寄养所费尽心力, 几经周折后选定位于新泽西 州的瓦恩兰康复学校 (Vineland Rehabilitation School) 。这所学校比较适合 卡洛尔, 以至其后卡洛尔在此生活了近 60年[4]。 学校对智能低下的孩子因材施 教, 故而年度费用高达1 000美元, 这对于当时的赛珍珠而言无疑是沉重的经济 压力。赛珍珠为此向传教董事会借款 2 000美元, 委员会则提出要求, 让赛珍珠 撰写一篇关于传教士的儿童故事。赛珍珠当时的经济窘迫状况由此可见一斑。履 行母亲职责带来的沉重经济负担对赛珍珠而言既是压力, 亦是动力。 “赛珍珠走 上职业作家的道路, 是出于对卡洛尔的忧患意识。”[3]116 二是与布克的婚姻出现危机。早在 1928年 3月, 赛珍珠与约翰·洛辛·布克 (John Lossing Buck) 的婚姻危机就初现端倪, 赛珍珠指责布克与金陵大学的一 些妇女关系暧昧, 与其分居。 1929年春, 布克的 《中国农家经济》 (Chinese Farm E-conomy) 获得了学界的高度评价, 预计1930 年出版, 他因此获得了洛克菲勒 基金会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提供的一笔重要基金。赛珍珠的从属地 位和附庸身份导致夫妻关系进一步失衡。 彼时的赛珍珠本打算留美照顾女儿, 但 为了布克在中国的事业不得不忍痛离别需要至亲关照的残疾女儿。12 月, 赛珍 珠追随丈夫返回中国。 这种无奈的屈从导致赛珍珠对丈夫布克执意回南京一事产 生更深的怨愤, 最终夫妻关系进一步恶化, 双方间本就存在的裂痕愈来愈大, 以致积重难返。 三是文学创作方面还没有取得突破性成就。与丈夫布克的春风得意、事业有成相 较, 已经 37岁的赛珍珠虽然在金陵大学寓所完成了小说《大地》 (The Good Earth) 的创作, 但能否出版还处于未知状态。1929年的赛珍珠, 既没有被社会 承认也没有充分的自信, 其文学天赋还处在蛰伏阶段, 未被完全发掘出来。 其文 学经纪人戴维·劳埃德 (David Lloyd) 为赛珍珠的第一部小说《天国之风》 (Wind from the Heaven) [出版时改名《东风·西风》 (East Wind:West Wind) ] 寻找出版社, 一年内被拒 20多次, 最后被庄台出版公司看中[5]148。1929年9 月, 赛珍珠接到戴维·劳埃德拍来的电报, 其后与庄台出版公司签订了出版合 同:其基本版税提成 10%;如果卖到5 000册, 则提高到15%。这个恰逢其时的幸 运转机不仅解决了赛珍珠一直忧心的卡洛尔的学费问题, 还让具有强烈自尊心 的赛珍珠能够送一些“收入微薄的传教士买不起的上等装饰品”之类的礼物给 妹妹家[5]149, 这令赛珍珠对自己热爱的文学创作事业重拾了信心与决心。 因此, 可以说赛珍珠 1929 年与庄台出版公司的结缘具有诸多方面的价值和意义: 使生活、感情、事业都处于困顿状态的赛珍珠看到了改善窘迫经济状况、争取夫 妻平等以及靠文学创作改善自身处境、追求自我实现的希望。 第二, 就庄台出版公司及其老板理查德·沃尔什的处境说, 1929年同样是极其 艰难的。一是沃尔什的事业刚刚起步急需找到好的稿源。对于庄台出版公司老板 沃尔什而言, 找到好的稿源是他所经营的庄台出版公司生存和发展的前提, 是事业成功的关键。理查德·沃尔什1907年毕业于哈佛大学, 毕业后给一家广告 事务所写稿子, 先后在 《鉴赏家》 (Connoisseur) 、 《女性家庭之友》 (Friends of the Female Family) 、《柯利尔》 (Kollier) 等期刊从事编辑工作。1927 年接管庄台出版公司, 之前也出版过自己的多部作品, 如由费城柯蒂斯出版公 司 (The Curtis Publishing Company) 出版过《销售力》 (Selling Forces, 1913) , 由费城利平科特出版公司 (J.B.Lippincott Company) 出版过《小孩卡 尔的书》 (Kiddie-Kar Book, 1920) , 由纽约弗农山庄 (Mount Vernon, NY) 的 威廉·埃德温·拉齐出版公司 (William Edwin Rudge Company) 出版过《美国 的奇耻大辱:反对尼古丁概论》 (The Burning Shame of America:an Outline Against Nicotine, 1924) , 由纽约玻白斯-麦瑞尔出版公司 (Bobbs-Merrill Company) 出版过《水牛比尔的形成:英雄事迹研究》 (The Making of Buffalo Bill:A Study in Heroics, 1928) , 等。沃尔什既有编辑工作经历, 又有一定 的创作经验。1929年, 沃尔什已经42岁, 中年创业, 经营着效益欠佳、开张不 久的庒台出版公司, 急需找到能够抢占图书市场的优质稿源。 赛珍珠带有异域色 彩的中国题材小说给沃尔什带来了希望。 二是经济大萧条使庄台出版公司面临生 死存亡问题。1929-1933年爆发的全球经济危机, 使百业萧条, 刚刚成立的庄台 出版公司实际上面临随时夭折的危险。 赛珍珠及其作品的适时出现, 对沃尔什来 说无疑算是一根救命稻草———用中国题材小说为处于风雨飘摇、 勉力维持的公 司另辟蹊径。 因此, 从庄台出版公司及其老板沃尔什的角度看, 与赛珍珠的结缘同样具有多 方面的价值和意义。 综上, 作为作家的赛珍珠与作为出版者的沃尔什的结缘, 与他们的相互需要有 关, 直白地说, 是双方的共同需要使他们走到了一起, 最终成为伴侣和成功的 学术共同体。 二、庄台出版公司对赛珍珠生活及事业的推动与成就 1929年与庄台出版公司的结缘, 对于赛珍珠的生活和事业的影响都是极为深远 的:一方面成就了赛珍珠的婚姻, 另一方面成就了赛珍珠的文学事业。 (一) 庄台出版公司及沃尔什对赛珍珠的扶持 赛珍珠与庄台出版公司总裁理查德·沃尔什的结缘始于 1930年《东风·西风》 的出版。 实质上, 对是否出版 《东风·西风》 , 庄台出版公司内部是存在争议的。 沃尔什为赛珍珠的《东风·西风》投了关键一票, 并非因为喜欢这部小说, 而是 觉得赛珍珠作品的取材带有异域风情、 作为作者的赛珍珠有潜力能够创作出更好 的作品并藉此改善公司糟糕的经营状况。 而从日后的实际情况来看, 沃尔什在选 拔人才上的确是慧眼识珠、深谋远虑。沃尔什对赛珍珠的发掘与栽培概括起来主 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首先, 承担对赛珍珠作品进行精加工的任务。 沃尔什品味高雅, 风趣幽默, 学识 渊博, 拥有很高的文学鉴赏能力。他对赛珍珠出版的第一部作品《东风·西风》费尽心力, 圈出100 多处地方, 建议赛珍珠修改[3]129。 对赛珍珠享誉世界的小 说 《大地》 , 建议对其标题进行修改, 把原来定名为 《王龙》 的小说标题改为 《大 地》作为小说正式标题, 突出其普适性以迎合欧美读者对异国情调的阅读趣味 [5]149。在赛珍珠与沃尔什的长期合作中, 特别是在赛珍珠与沃尔什 1935年步 入婚姻殿堂后, 每当赛珍珠几乎没有预先构思就写出作品时, 沃尔什很大程度 上扮演了艺术良知的角色, 用“审视的思想做出具有批判性的评价”[5]179。沃 尔什是赛珍珠作品的第一个读者, 用赛珍珠所缺少的批判眼光审视她的作品;而 赛珍珠也毫无保留地信任他。 沃尔什欣赏赛珍珠的职业能力与人格魅力, 为赛珍 珠的文学成就甘做幕后英雄, 这种学者、编辑、出版人融于一身的优秀素质很容 易令人联想到美国另一位“天才编辑”麦克斯·珀金斯 (Max Perkins) 。珀金 斯发掘了“A·司各特·菲茨杰拉德、欧内斯特·海明威、托马斯·沃尔夫等多 位年轻的天才, 将自己的一辈子的事业献给了他们, 挑战上几代已经固定下来 的文学品位, 掀起了一场美国文学的革命”[6]6。 其次, 精心设计并精心组织对赛珍珠作品的营销。 理查德·沃尔什不仅是位才华 横溢的编辑, 而且谨慎、敏感, 处事灵活得体[5]179。他的哈佛大学出身使其熟 识纽约知识界名人, 他还擅长宣传、交际和开拓市场, 是位天才的营销专家。以 赛珍珠最负盛名的《大地》为例, 此书在出版前的 1931年1月末就被《每月图 书俱乐部》 (Book-ofthe-Month Club) 选中 (赛珍珠一共有15部入选) , 这为 3月2 日庄台出版公司正式出版引起轰动并列入畅销书打下了基础。 1933年, 庄 台出版公司为推广赛珍珠的《水浒传》译本 All Men Are Brothers (《四海之 内皆兄弟》) 几乎耗尽所有资源。沃尔什甚至中断与其他作家的合作, 专事经营 赛珍珠的文学事业[5]166。 第三, 承担所有日常事务以保证赛珍珠拥有专心创作的时间和氛围。 沃尔什负责 处理所有赛珍珠不愿费心去做的日常事务, 包括同社会名流的交际应酬、 行程的 制定、同出版社和电台签订合同, 以保护她免受不必要的打扰[5]165。赛珍珠曾 不无感概地说:“除了初稿之外, 我丈夫替我负责所有的事情。”[5]188 从1929年相识, 到1935年6月11日结为连理, 直到1960年沃尔什去世, 沃尔 什及庄台出版公司对赛珍珠的文学事业倾尽全力支持———赛珍珠写什么, 沃 尔什及庄台出版公司就出版什么。 赛珍珠与沃尔什之间可以说是作者与编辑珠联 璧合的典范, 正如斯诺夫人 (Helen Foster Snow, ie.Nym Wales) 所言:“这桩 婚姻是美国文学史上写作、出版双方合作的成功典范。”[3]128“她制造小说产 品, 他提供市场。”[3]129不仅如此, 即使沃尔什去世后, 庄台出版公司仍旧 是赛珍珠发表作品的主要载体;即使赛珍珠去世后, 庄台出版公司仍然以赛珍珠 作品作为其优质稿源隆重推出。 (二) 庄台出版公司出版的赛珍珠作品钩沉 庄台出版公司出版赛珍珠作品, 时间从1930年到赛珍珠去世后的1978年, 长达 48年。具体情况见表 1。 表1 1930-1978年庄台出版公司出版赛珍珠作品一览 下载原表 表1 1930-1978年庄台出版公司出版赛珍珠作品一览 下载原表 表1 1930-1978年庄台出版公司出版赛珍珠作品一览 下载原表 从表1可以看出, 在1930年到1973年近半个世纪 (长达44年) 的时间跨度中, 赛珍珠在庄台出版公司出版了 89部作品 (不完全统计) , 也就是说, 赛珍珠每 年平均有两本书在庄台公司出版。据另外的资料统计, 赛珍珠1973 年去世前共 计出版103部作品, 庄台出版公司出版的作品占其生前出版作品的 86%。由此可 以看出, 赛珍珠与庄台出版公司的关系是何等密切。 综上所述, 沃尔什及庄台出版公司为赛珍珠在文学界的发展提供了尽心尽力的 帮助, 作为幕后英雄成就了赛珍珠的文学事业。 三、赛珍珠对庄台出版公司的扶持与支撑 事情远远不止于此。一方面, 我们可以说沃尔什及庄台出版公司成就了赛珍珠; 另一方面, 同样可以说, 赛珍珠对庄台出版公司的发展功不可没, 是赛珍珠支 撑了庄台出版公司。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 赛珍珠以自己的作品和专业特长支持庄台出版公司 首先在经济上不遗余力支撑庄台出版公司。 赛珍珠作品 《东风·西风》 (1930) 以 及《大地》 (1931) 的出版, 几乎一夜之间使风雨飘摇的庄台出版公司在经济大 萧条的大背景下扭亏为盈[5]166。 当然, 这在那个大萧条的年代只是一支强心剂 而已。1933 年, 庄台出版公司的看家书目仅有赛珍珠的作品和罗斯福的《展望 未来》, 而《展望未来》徒有虚名, 销路并不太好[3]177-178, 庄台出版公司经 营面临严重困难, 濒临破产, 在四个季度里一再推迟本应支付给赛珍珠的一大 笔版税。 1934年初, 再一次请求延期支付[3]174。 6月, 公司面临被清算的命运, 沃尔什解雇了除一位秘书外的所有员工。9 月, 庄台出版公司宣布赛珍珠为股 东。 赛珍珠放弃了剩余的版税, 以出版社顾问的身份顶替了沃尔什办公室的职员 [5]174。 为了帮助庄台出版公司度过难关, 赛珍珠勉强写完 《母亲》 (The Mother) 并在《世界主义者》 (Cosmopolitan) 上连载, 获得35 000美元稿费, 1935年 1月, 庄台出版公司出版 《母亲》 , 《母亲》 受到评论界一致好评[3]187-190, 暂 时缓解了庄台出版公司的窘境, 但公司的经营状况仍旧不好, 迫切需要赛珍珠 写一部新的畅销书来帮助公司克服资金上的困难。 1936年1月, 《异乡客》 (The Exile) 的成功出版使庄台出版公司由此站稳了脚跟。1936年10月, 《异乡客》 和《战斗的天使》 (Fighting Angel) 以《灵与肉》 (The Spirit and the Flesh) 为书名合集出版发行, 成为除《大地》外赛珍珠著作中发行量最大的一部作品。 因此可以说, 在经济大萧条的 20世纪30年代, 是赛珍珠的作品挽救了出道不 久、实力单薄的庄台出版公司。赛珍珠作品的出版传播不仅令自己声名鹊起, 而 且奇迹般地凭自己的作品、巨大声望令资金不济、濒临破产的庄台出版公司重焕 生机。 其次凭借自己的文学专长为庄台出版公司的稿源把关。1934年开始, 赛珍珠作 为公司的股东和文学顾问, 为公司遴选稿件殚精竭虑, 做出了举足轻重的贡献。 赛珍珠在兼顾自己的小说创作、 参加大量社会活动的同时, 阅读大量投给庒台出 版公司的手稿, 并对每一篇稿件都给予简短而到位的点评式回复。 赛珍珠只审读 长篇小说, 退还诗歌、短篇小说和散文。以 1939年为例, 从赛珍珠在约半年时 间里保留下来的审稿报告复印件中可以看出, 她至少审阅了30份手稿。不可避 免地, 这些审稿带有强烈的赛珍珠印记———包括她的文学品味、 审美情趣以及 先入为主的成见[3]244。 (二) 赛珍珠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为庄台出版公司寻找优质稿源 网络知名作家、作品, 保有优质、充足的稿源, 是出版公司特别是庄台这种名不 见经传的小公司得以立足与发展的基础。 以文化效益与经济效益为导向, 赛珍珠 帮助沃尔什招募大批知名作家撰稿, 包括林语堂、伯特兰·罗素 (Bertrand Russell) 、洛厄尔·托马斯 (Lowell Thomas) 、查尔斯·比尔德 (Charles Austin Beard) 、 欧文·拉铁摩尔 (Owen Lattimore) 、 沃尔特·杜兰弗 (Walter Dulanfu) 、玛格丽特·米德 (Margaret Mead) 、安娜·路易斯·斯特朗 (Anna Louise Strong) 、艾格尼斯·史沫特莱 (Agnes Smedley) 、埃德加·斯诺 (Edgar Snow) 及其夫人尼姆·威尔斯 (海伦·福斯特·斯诺) [Nym Wales (Helen Foster Snow) ]等。 林语堂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代表。林语堂与赛珍珠相识于 1934年。是年 10月2 日, 赛珍珠与布克携养女抵沪, 由《中国评论》做东, 林语堂时为《中国评论》 专栏作家, 担任翻译, 交谈间赛珍珠得悉林语堂正用英文撰写《中国人》一书, 会晤结束后即向美国出版人推荐。林语堂于 1934年夏在庐山牯岭写成《吾国吾 民》, 《吾国吾民》最初刊载在《亚洲》上, 1935年9月由庄台出版公司出版, 为林语堂在美国文坛的成功发展打响了第一枪。《吾国吾民》成为 1935年庄台 出版公司的第一部畅销书, 畅销程度超出其预期, 由此开始了林语堂与赛珍珠 及其《亚洲》、庄台出版公司的长期合作。 1936年赛珍珠结束了近四十年的中国生活返美定居, 而41岁的林语堂也于是年 赴美, 开始了长达 30年的旅美写作生涯。开始长期合作的两人在文坛上的角色 至此发生互换:赛珍珠由著作人变为出版人, 林语堂由编辑人变成纯粹的著作 人。 林语堂在当时的中国作家中具有得天独厚的英文优势, 因而成为赛珍珠为庄 台出版公司在中国网络的最著名作家。 为了公司的利益, 赛珍珠对林语堂其人其 作品进行了大量市场运作与公关宣传: 一是为林语堂的作品作序。1935年为《吾国吾民》作序:“我认为是迄今为止最 真实、最深刻、最完整、最重要的一部关于中国的著作。”1940年为《讽颂集》 (又译《爱与刺》) 作序称:“这些文章代表了他的思想的锋芒直刺的特质, 它们 都是他的才智的天赋的表现。” 二是提出中肯意见, 修改完善林语堂的作品。1937年出版的《生活的艺术》本 为《吾国吾民》的一章, 赛珍珠夫妇建议林语堂将其扩展为一本书, 并提出了诸 多修改意见, 林语堂接受赛珍珠夫妇的修改意见后充实内容, 补充章节, 完稿 出版后成为1938年度美国最畅销的图书。 而于 1939年底出版的 《京华烟云》 , 同 样也是赛珍珠帮助林语堂修改、完善的[3]254。 三是两度推荐林语堂作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作家。根据史料记载, 1940 年、1950 年, 赛珍珠两度推荐林语堂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瑞典文学院院士、 诺贝尔文 学奖评委马悦然教授曾予以确认:“五十年前真正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中国 作家是林语堂。” 因此, 林语堂成为赛珍珠夫妇主办、经营的《亚洲》期刊及庄台出版公司的一位 明星作家, 林语堂在庄台出版公司出版的作品见表 2。 表2 庄台出版公司出版林语堂作品一览 下载原表 林语堂的作品除在庄台出版公司以书籍的形式出版外, 还刊载在 《亚洲》 期刊上, 比如《吾国吾民》 《生活的艺术》都先期在《亚洲》发表, 以有利于书籍的营销。 除此之外, 林语堂在 《亚洲》 发表的文章还包括 《我们分享世界遗产》 (We Share the World Heritage, 载1936年5月号) 、 《被玷污的天堂》 (Paradise Defiled, 载1938 年6月号) 等。 除了林语堂外, 赛珍珠及其庄台出版公司还网络了其他中国及其亚洲作家的作 品: 例如, 1935 年, 鲁迅支持斯诺编译的中国短篇小说选集《活的中国》 (Living China) 由庄台出版公司出版;1936年, 林语堂的长女与次女将谢冰莹在上海良 友图书公司出版的《一个女兵的自传》 (A Woman Soldier's Own Story) 译成 英文, 林语堂校正后作序, 然后将其交给赛珍珠夫妇的庄台出版公司出版;1937 年庄台出版公司出版了约翰·赫尔曼 (John A.Herrmann) 的《寻觅成吉思汗》 (Genghis Khan) ;1941 年庄台出版公司出版了三岛纯子的《我那狭长的小岛》 [3]261;1943 年, 庄台出版公司出版了著名英国汉学家、文学翻译家亚瑟·威利 (Arthur Waley) 翻译的《西游记》 (Monkey) , 林语堂、胡适分别为其作序。 综上所述, 赛珍珠以自己的作品全力支持庒台公司发展, 积极参与出版社管理 事务与经营业务, 利用自己在文学界和文化界的广泛人脉, 为庄台出版公司招 募英才、聚集人气, 成功扶持并支撑了庄台出版公司, 使之由籍籍无名、随时可能倒闭的小型出版社发展成为一家颇具特色、稳稳立足于出版界的知名出版公 司。 研究赛珍珠与庄台出版公司的渊源关系, 对于深化赛珍珠研究无疑具有学理意 义;而在网络改变了经济活动和商业行为模式[8]的当今世界, 对于走向市场化、 数字化、国际化的出版业, 面临来自行业竞争、制度限制等诸多严峻挑战, 赛珍 珠对庒台出版公司的成功经营案例颇具现实性与借鉴性, 其经验无疑也能够为 今天的出版经营者提供有益的启示。 参考文献 [1]张媛.赛珍珠与《亚洲》关系考论[J].江苏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7 (5) :40-47. [2]李爱.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对国民政府白银货币政策影响分析[J].河南师范 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07 (4) :191-195. [3]彼得·康.赛珍珠传[M].刘海平, 张玉兰, 方柏林, 等, 译.桂林:漓江出版 社, 1998. [4]赛珍珠.我的中国世界[M].尚营林, 译.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 1991:279. [5]希拉里·斯波林.赛珍珠在中国[M].张秀旭, 靳晓莲, 译.重庆:重庆出版社, 2011. [6]司各特·伯格.天才的编辑:麦克斯·珀金斯与一个文学时代[M].彭伦, 译.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 [7]裴伟, 周小英, 张正欣.寻绎赛珍珠的中国故乡[M].镇江:江苏大学出版社, 2015:290-297. [8]王赛, 刘淑均.互联网环境下商标合理使用制度的新发展[J].重庆邮电大学 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6 (1) :59-65. 注释 (1) (1) 笔者的相关论文有《赛珍珠与〈亚洲〉关系考论》 (载《江苏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7 年第5期) 、《论期刊特色化与主编的价值取向---以赛 珍珠主办〈亚洲〉为例》 (载《中国出版》2016年第5期) 、《论作者与编辑 “囚徒困境”的破解---以赛珍珠与林语堂的合作为鉴》 (载《出版发行研究》 2015年第 10期) 。 (2) (2) 张春蕾、祝诚《赛珍珠对狄更斯小说创作的借鉴---兼论赛珍珠研究中 的西方文化因素问题》 (载《江苏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3 年第2期) , 于继增《赛珍珠与她的中国情结》 (载《文史精华》2007年第9期) , 金百林、 欧阳晖 《解读赛珍珠的“自我反思”》 (载 《贵州工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8第 4期) , 裴伟、周小英、张正欣《寻绎赛珍珠的中国故乡》 (江苏大学 出版社2015年版) 。 (1) (1)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pOZniAH3MRiTUbhhafSB3fEBJ-r4wuqgnOXKr 1uX4m1Jtbs5LiB7jCGQqYfefHt3wKxCXrkqNipQIy88LFSk00uV0dIo5uJRr40j3DQPky pyJZUj9NJBNyFwOXAUYto
展开阅读全文
  微传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赛珍珠与庄台出版公司关系钩沉.doc
链接地址:https://www.weizhuannet.com/p-20499.html
微传网是一个办公文档、学习资料下载的在线文档分享平台!

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网站客服QQ:80879498  会员QQ群:727456886

copyright@ 2018-2028 微传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8006529号-1 ,公安局备案号:13028102000124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