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8
  • 下载费用:10 金币  

第六章 语流音变.ppt

关 键 词:
第六章 语流音变.ppt
资源描述:
,第六章 语流音变,,一、语流音变的性质 二、连续变调 三、汉语的儿化音变,一、语流音变的性质,(一)语流音变的含义 (二)语流音变的类型 (三)几种常见的语流音变,(一)语流音变的含义,言语交际中的语音从来不是一个个孤立的,个体语音自身的、有序的运动必定形成长短不一的语流。语流中的语音由于受人类发音生理特点的制约和社会交际的需要,以及语音的心理因素等方面的影响,会产生许多微小的语音变化。这种变化普遍存在于各种语言之中,只是由于变化前和变化后词的意义大都没有发生变异,因而常常不为人们所注意。当一个音和另外一个音组成一连串连续的语流时,两个音间便难免相互影响,于是很自然地就产生了语音的变化。在连续的语流中,音素或声调等同类语音成素因前后相连而发生的变化,叫做语流音变。,,例如:唇化:非圆唇元音受圆唇元音影响(英语)twice , twenty (汉语)都 寻 布 徐(圆唇化)鼻化:元音受相连鼻辅音影响而带有鼻音色彩(上海话)帮 糖 打 忙 忘记颚化:辅音受高元音影响而抬高舌位(汉语)低/ti/, 驴/ly/, 提/ti/,,语流音变可能发生在一个音节内部,也可能发生在音节和音节之间。,在一个音节内部,有时候元音和辅音这些非同类音素组合时发音部位之间会因为协调活动而发生一些变化,这叫做协音变化。协音变化在英语和汉语中都普遍存在。例如:辅音与前高元音合成音节时,除了保留原来的基本发音动作外,舌面中部还会稍稍向硬腭抬高,语音学中常称为“腭化”。例如英语key[ ki.] ,汉语“地”[ ti ]中的辅音都有这种倾向。另一种常见的协音变化是唇化。非圆唇辅 音在圆唇元音之前往往也会变成圆唇音,如英语的goose和汉语“国”[ kuo ]中。,发生在音节和音节之间的语流音变更为常见。通常称为“连续音变”。,语流音变一般都具有较强的规律性,有的规律具有共性,有的规律具有特殊性。共性的产生来源于人类发音器官构造与功能的同一性以及语音分析的声学原理的一致性。特殊性的产生则往往由于语言自身的特点所决定。比如汉语的连读变调规律对于包括英语在内的非声调语言就不适用;而英语中某些相邻的两辅音相互影响而溶合成一个新音(如[ tj ] v[ t] ,[ dj ] v[ d.]) 的同化规则却不能适用于汉语,因为根据汉语的音节结构、音节内或音节界上都不可能有这样的辅音群现。,,语流音变是共时性的,但有时能成为语言历时性音变的原因。共时的音变固定下来就可能成为历时的变化。语音的历史音变是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所发生的语音变化。语音并不是孤立的,一种音变常常会引起整个语音系统的某种改变。历史音变往往涉及到整个类别的语音,呈现有规则的变化。,古代汉语的“见”声母[ k ]在[ i ]之前,由于协调作用, [ k ]的发音部位常常前移,因而今天普通话中[ k ]变成了舌面音[ t®] 。英语的vision 和question 过去曾读作[.vizj.n ]和[.kwestj.n ] ,而现在的读音是[.vin ]和[.kwest.n ] ,前一词里的[.]和后一词里的[ t]分别由原先的[zj ]和[ tj ]溶合而成。这些就是共时的同化作用日益固定下来而成为一种历时音变的例子。,(二)语流音变的类型,1、自由音变与不自由音变不自由的音变只要音变条件出现就必然产生。比如英语表示名词复数或表示动词现在时第三人称单数的词尾- S 出现在浊音之后时一定发成[ z ] ,如dogs[ d.z ] ;出现在清辅音( [ s、、t] 除外) 之后时,一定发成[ s ] (如ships[ips ]) 。又如汉语普通话里语气词“啊”[ a ] ,处在元音[ i 、y ]之后时,就变读成“呀”[ ia ] ,如“你呀”,“去呀”,如果处在辅音[ n ]之后,就要变读成“哪”[ na ] ,如“看哪”,“好人哪”。,,自由音变则不同,音变条件虽然出现,音变并不必然产生。语速快、态度随便,音变就容易产生,语速慢、态度认真,音变不常出现,甚至根本不出现。比如英语和汉语中的齿龈鼻音[ n ]在双唇音前可以变读为[m] ,例如英语的ten minutes 可变读成[.tem.minits ] ,汉语的“申明”[n mi.]可变读成[mmi.] 。但如果读得慢,这些都可不变。,,普通话语气词“啊”的音变经常受前一个音节末尾音素的影响产生种种不同的语流音变。,,,有的是不自由的,有的则是自由的: 不自由音变包括: 1、前面音素是a、i、ü时,“啊”变读为ya,写作“呀”。(a、ia、ua、i、ia、uai、ei、uei、ü),,如:用劲儿拔呀!要努力争取呀! 2、前面音素是n时,“啊”变读na,写作“哪”。 (an、ian、uan、üan、en、in、uen、ün) 如:一个好人哪!走路要小心哪!这道题真难哪!,自由音变包括:1、前面音素是o(ao、iao除外)、e、ê时,“啊”变读为ya,写作“呀”。 (o、uo、e、ie、üe)2、前面音素是u(包括ao、iao)时,“啊”变读wa,写作“哇”。(u、ou、iou、ao、iao) 3、前面音素是ng时,“啊”变读nga,写作“啊”。 (ang、iang、uang、eng、ing、ueng、ong、iong) 4、前面音素是-i(前)时,“啊”变读[za],写作“啊”。 5、前面音素是-i(后)、er时,“啊”变读ra,写作“啊”。,联音变化和随位音变,所有的音变都以发音的生理特征为基础,但有的又与人的心理因素和语言环境有密切关系,因此,我们将音变大致分为联音变化和随位音变两大类型。,,1. 联音变化语流中比较普遍的联音变化是音素相连时发生的音变。 人类的发音动作是各个发音器官的、复杂的协同活动,但并 非发每个音素时所有的器官都参与活动,即使参与的器官, 其活动也会有先后的差异。因此,当音素在语流中前后连 缀、相互绞接的时候,各器官之间既有基本的分工,又有可能 相互补充和配合,造成各种联音变化。主要的联音变化有协 音变化、同化、异化、增音和减音。,同化: 同化是语言中最常见的音变形式。它指一个音在相邻的同类音素的影响下变得与邻音相同或相似,它的产生是为了发音的省力、言语的流畅。同化多产生在相邻辅音的发音中。汉语中只发生在音节界上,例如 “难免”[ nan mi.n ] v [ nam mi.n ] ,“辛苦”[®i n k‘u ] v [®i.k‘u] 。英语的辅音可以在音节内连缀,因此它的同化可以在 音节界上发生,也可能在音节内部,而且变化的形式也较汉语多样。,,同化作用通常分为发音部位、发音方法和发音的清浊三种类型。,(1) 清浊同化 在英语的顺向清浊同化中,成对的塞音和擦音中有受前音的影响由清音变浊音的,也有受前音的影响由浊音变清音的,Jack’s fine [ d.· ks fain ] 和Tom’s fine[ tmz fain ]中的’s 之所以有[ s ] 、[z ]两种不同的发音,都是受前音同化的结果。而汉语顺向的清浊同化都是不送气的清塞音或清塞擦音变成相应的浊音。例如“能够”[ nkou ]中的[ k ]会同化为[.] ,“风筝”[f t.]的[ t.]会同化为[ d§] 。英语的这种同化还有逆向的,比如of course [.v.k.s ] 中的[.v]可以同化为[.f ] 。汉语中没有这种逆向清浊同化,因为能充当汉语音节尾辅音的只有[ n ]和[.] ,它们没有对应的清音。,,(2) 方法同化 前面说过的英语表示否定意义的前缀 in - 在logical 和regular 之前变成了il - 和ir - ,这应该说是 发音方法的同化所导致的词形变化。因为[ n、l 、r ]的发音部 位基本上相同,但三者的发音方法不同, [ n ]为鼻音, [ l ]为边 音,而[ r ]则为通音,这无疑是历时性逆向方法同化的痕迹。 又如sudden[.s.dn ]和middle[.midl ]中的[ d ]受到不同的后续 辅音的影响,因而在第一个字里[ d]变为鼻腔爆破音,在第二 个字里却成了舌侧爆破音。汉语的“邻里”[ lin li ] 、“胆量” [ tan lia.]中的[ n ]发音时,舌的两侧会提前下垂,为后续[ l ] 的发音作准备,但由于这类变化也只局限在音节尾辅音[ n ] 的发音上,变化形式非常有限而且细微,往往不大为人们所 注意。,,(3) 部位同化 齿龈辅音的发音部位有前后移动的余地、易受其它辅音的影响而发生变化。英语有丰富的齿龈辅音,而且其中[ n、t 、d、s、z ]的使用频率很高,在音节中分布和结合又比较自由,因此,英语语流中发生部位同化的机会很多,变化的形式也多样。例如, [ n、t 、d ]出现在软腭音[ k、.]之前,就会分别变读成软腭音[.、k、.] ,如don’t care 会读成[ d.u.k k] ;[ n、t 、d]出现在双唇音[m、p 、b]之前会产生唇位变化,分别同化为[m、p 、b] ,如don’t be late 会读成[ d.umpbi leit ] ; [ s、z ]在硬腭音[j ]或腭龈音[]之前会分别同化为[、] ,前面说的yes ,you can 读成[.jeu.k·n ]就是这个道理。此外,[ s、z、t 、d ]处在[ j ]之前时,可分别与[ j ] 溶合为[、.、t、d.] 。例如special [.spesj.l ] v [.spe.l ] , usual [.j u.zju.l ] v[.juu.l ] ,to meet you[ to mi.t ju] v[ to mi.tu] ,would you[wudju] v[wud.u] 。,,汉语里的辅音通常被元音隔开,因此,音节内部没有这种同化。能处在音节尾的辅音只有[ n ]和[.] ,而[ .]的发音部位在舌根,不易受其它音的影响,故部位同化也集中表现在音节末尾[ n ]的发音上。与英语[ n ]的音变规则大致相同:在舌根音[ k、k‘、x ]之前,[ n ]同化为[ .] ,如“深厚”[n xou ]v[. xou] , “辛苦”[®in kÃu ] v[®i. xu ] ;在双唇音前, [ n ]也会产生唇位同化,如“免”[ nan mi.n ] v[ nam mi.n ] “, 分配”[f.n pÃei ]v[f.m pÃei ] 。,,以上各种都是辅音的同化。元音相邻、相互 影响也能引起同化。几个元音组成复合元音时,舌位就会相互接近,比如汉语的央低元音[a ]在二合元音[ai ]中,受[ i ]的影响,它的舌位实际上已移到前元音[ · ]的位置,而在二合元音[au]中,受[ u]的影响,其舌位不仅后移,而且有所升高。与汉语[ a ]的情况相似,英语的前低元音[a ]在双元音[ai ]和[ au ]中的舌位也有前后的差异,故Gimson 将后者标示为[ au ] ,以示其舌位的后移。,元音和谐,元音和谐的基本性质是:在词根内部、词根和构词成分之间、词干和语法成分之间,性质相同的元音表现为互相适应,即某些元音之后可以出现某些元音,性质相反的元音表现为互相排斥,即某些元音之后不能出现某些元音。一双双互相对立的元音,组成舌位较后较低或发音时器官较紧张的一组和舌位较前较高或发音时器官较松弛的另一组。同组元音互相和谐,异组则否。有的语言在此基础上又增加元音的唇状和谐,于是同一个语法成分,在语音面貌不同的词干之后,要求分别出现4种不同的语音形式。,,阿尔泰语系, 语言学家按照语言 系属分类方法划分的一组语群 ,包括60多种语言 ,说该语系语言的人口约为2.5亿,该语系主要集中于中亚及其临近地区,语系主要由各个时期的入侵者带来的语言和当地语言互相融合形成。 “阿尔泰语系”主要有突厥语族 、 蒙古语族 、 通古斯语族和韩日-琉球语族 (具争议)四个分支。 有的语言学家把阿尔泰语系和乌拉尔语系划分为一组语群即乌拉尔-阿尔泰语系 。 以上代表的是20世纪初芬兰语言学家Ramsted和现代俄国语言学家Starostin等学者的看法。 但是,阿尔泰语系的存在与否,至今依旧有争议,有的语言学家认为突厥语族、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三种语族之间没有同源关系,这些反对阿尔泰语系的学者认为,这些语族虽然有许多相同的语法特点和共同词汇,但是这些是因为民族长期接触,互相融合而产生的,是借用的结果,而并不是原始语遗留下来的原始特征。 一般认为是蒙古语借用突厥语的词汇和语法形态。 目前这个问题还在议论之中。,异化 语流中两个相同或相近的音,其中一个因受另一个影响而变得跟它不相同或不相近的现象叫异化。许多语言中都存在语音的异化现象,但表现的形式和内容并不完全相同,不过,其目的都是一样的,是为了避免发音的拗口。英语中有许多双音节或多音节词,常常会有两个甚至三个相同的辅音出现在同一单词中的情况,为避免念读的不便,人们往往使其中一个去掉,或者变得不同。例如Febru2ary 和library 的读音中有两个[ r ] ,常有人把第一个[ r ]去掉,改读成[.f ebu.ri ]和[.laib.ri ] ;fulfil 中有两个[ l ] ,也常有人丢掉前一个,读成[fu.f il ] 。英语的turtle (海龟) 来自拉丁字tur2tur ,原来读音中有两个[ r ] ,传到英语里,第二个[ r ]被异化为[l ] ,这就是典型的异化现象。汉语的异化作用突出地表现在声调的变化上。汉语的每个音节有个声调,当音节组成语句时,常常会有两个、甚至三个相同声调的音节连在一起,念起来也不方便,因此,就有声调的异化。例如两个上声音节相连,前一个异化为阳平,即调值由[ ∧214 ]变为[ ∧∨35 ] ,如:理想 水果 了解 指导两个去声音节相连,前一个异化为半去,即调值由[ ∨51 ]变为[ ∨∧53 ] 。如再见 注意 痛快 气派,增音 增音的原因很多,有的是为了缓冲两个不同的发音部位过快的变化而加进一个与前一辅音部位相同的音,如英语warmth [ w.m.] v [ w.mp.] , something [.s.m.i.] v [.s.mp.i.] ,length[le] v[ le.k.] 。汉语音节中没有两辅音相连的情况,当然也没有这种音节内的增音现象。有的增音是为了分清语素或音节界限。例如英语动词过去时的后缀- (e) d 的读音为[ t ]或[ d] ,但如果该动词不定式的读音是以[ t ]或[ d ]结尾,后缀- ed 的读音应改为[ id ] ,如needed[ ni.did] ,printed[.printid ] ,这里增加了元音[ i ]以便分清两个词素的界限。R. P. 中的“连音r”是一种为避免元音的重叠、使音节界限更为清楚的增音。如more and more[.m.r.n.m.] ;至于“插入音r”的读法(如I saw it [ a s.r it ]是来自“连音r”的错误的类推,其目的也是相同的。汉语中也有这种情形,如有人说“这儿”、“那儿”时,常在“儿”[.r ]之前加进一个舌根辅音[ x ] ,说成“这合儿”、“那合儿”,也是同样的目的。但是,这个增音[ x ]与上面两种英语连读中[ r ]的语音特征是有差别的。[ x ]与后面的元音拼读,发音时肌肉的紧张度渐增,是后强音,而英语中用来连读的[ r ] ,处于前一音节的元音之后,发音时肌肉紧张度渐减,是前强音。,还有的增音是同化作用的结果。汉语普通话中语气助词“啊”[a ]前的增音最为典型。句末的“啊”[ a ]常受前一音节末尾音的影响而增加一个同部位的辅音。例如,当前音节 尾音是[i ]或[ y ]时,增加半元音[ j ] ,拼读成“呀”[ ja ] ,如“你呀”“, 去呀”;当前音节尾音是[ u ]时,增加半元音[w ] ,拼读成“哇”[wa ] ,如“好哇”“, 好苦哇”;当前音节尾音是[ n ]或[ .]时,分别增加[ n ]或[.] ,拼读成“哪”[ na ]和“啊”[ .a ] ,如“天哪”、“看啊;“唱啊”、“不行啊”。英语的连读中也有对应的增音规则,比如说在同一意群中,当前一音节以[i.]或[i ]结尾,后一音节以元音开头时,在其中增加一个微弱的[ j ] 作为连音,如three apples [r i·plz ] ,the end[.i.end] ;当前一音节以[ u.]或[ u ]结尾时增加一个微弱的[w ]作连音,如who else [.hu els ] , how old [.ha uuld] ;当前一音节以[ n ]或[.]或以其它辅音结尾,后一音节以元音开头时,前音节的尾辅音轻轻地连在后音节的首元音上,但并不拼读,如an apple[.n.·pl ] ,sing a song ,[.si .s.] 。以上几种增音情况在英语和汉语中都非常相似,但在使用增音的方法上却是不同的,汉语中用来拼读,英语中用来连读,这种差异正反映了英汉两种语言在语句发音衔接方式上的差别。汉语属于断奏音,就是说,各音节之间都有明显的间隔;而英语属于连奏音,同一语句中的各个音节、各个词之间音都是首尾相连的,听不出明显的分界线的。因此,在连读的时候,一定要将连音读得轻而自然,不能夸张,更不能与后音节的元音拼读,否则可能造成意义上的错误,比如我们不能把an aim(一个目标) ,读成a name (一个名字) 、不能把my ears(我的耳朵) 读成my years(我的年纪) 一样。,减音 英语音节中常有两个甚至更多的辅音接连出现,因此,英语的音节内,音节界或词界上都常有减音现象,以达到发音省力的目的。例如词首连缀wr - 、kn - 中的第一个字母不发音(write ,know) ;词末连缀- gn , - gm 中的g不发音(sign ,design ,diaphragm) ,词末的- mn , - mb 中的n和b 不发音,如autumn ,lamb。三个辅音相连时中间一个常 被省去,因此handsome 和handkerchief 的读音为[ h·ns.m] 和[.h·.k.tif ] 。这种倾向在现代英语中越来越普遍,如anx2 ious[.·.(k).s ] ,exactly[iz· k (t) li ] ,还有许多词界上辅音的 省略,如just now[.ds (t).nau] ,last night [.l a.s (t).nait ] 。 元音的减音也是存在的。一般是弱读元音[.]的省略, 其次是[i ]和[ u] ,如factory[.f · kt (.) ri ] ,business[.biz (i) n.s ] , awful[..f (u) l ] 。 汉语普通话的快速语流中也存在减音现象,例如“你们” [ ni m.n ]常说成[ nim] 、“四个”[ s.k.]说成[ s] ,“东·西”[ tu. ®i ]可以说成[ tu.®] 。元音的减音大多是弱化所造成,也与语 速、说话人的态度和习惯有关,详见后面弱化一段。,,6) 换位 换位指词中语音前后次序的变化,它偏离正常 的使用规则,并且在有些情况下可能导致语言中的永久性变 化。例如古代英语中的bridd(鸟) ,hros(马) 到了现代英语中 变成了bird 和horse ,在拼写上将ri 颠倒为ir ,ro 填倒为or 以 适应发音上的变化。现代英语中也有换位现象,例如,有人 把asked [ a.skt ] 读成[ a.kst ] , 将perform [ pf.m ] 读成 [prf .m] 、perspiration[psprei.n ]读成[pr.sprei.n ] 。 汉语中也常有人把“言语”yianyu 说成yuanyi ,就是i 和y 的换位。在方言中这种现象会更多一些。 换位音变虽然一般认为比较粗俗,但言语中确有它的存 在。,,7) 连读变调 汉语是声调语言,每个音节都有一个能够区别字义、词义的固定声调。但在语流中,由于受邻近音节声调的影响,有些音节所属调类的调值会发生变化。例如,上声音节在非上声(阴平、阳平、去声) 之前变成“半上”,调值由[214 ]变成[21 ] ,如: 引申 谎言 等待 把持 两个上声相连时, 前一个变成阳平, 即调值由[ 214 ] 变成[35 ] ,如: 矮小 改悔 扭转 组长,2. 随位音变,随位音变指语流中的语音成素受语言位置和条件的影响而发生的变化。这类音变一般产生在词首、词末或停顿前,而给语音成素影响最大的是重读与否及与重音的距离,说话人的态度和发音风格也有一定影响。一般来说,人们开始说话时或在词的开头,包括发音在内的言语活动处于振奋状态,各种语音成素都发得清晰,并能充分显示其特点。到了词末或停顿前,信息的传递接近尾声,发音活动逐渐缓和,器官趋于休止,发音含糊起来,就容易发生音变。同样,重音既然是音节的强调和突出,自然发音清晰有力;而非重读的音节发音的清晰度会有所降低或者变得模糊,也就容易产生音变。语流中常见的随位音变有弱化、脱落、合音等。,,1) 弱化 元音和辅音的弱化,英语和汉语中都有,但表现形式不完全相同。,(1) 元音的弱化都产生在弱读音节。弱读的单元音音色变得含混,都不同程度地向央元音[.]靠拢,因为发[.]时,口腔各部分保持自然状态,肌肉最不用力。如汉语“打·发”[ tafa] v [ ta f.] ,“桌子”[ t.uo ts.] [ t©uo ts.] ; 英语conduct[.knd.kt ] ( 名词) 的重音转移时, [ ] 就变读成[ .] :[ k.n.d.kt ] (动词) ;英语里许多功能词有强式和弱式两种读音,弱式中的元音大多是[ .] , 如shall [·l ] ———[.l ] ,for[f.] ———[f.] 。不过英语的高元音[i.]和中元音[e ]一般弱化为[ i ] , 如we [ wi.] ———[ wi ] , be [ bi.] ———[ bi ] ; subject[ s.b.d.ekt ] (动词) ———[.s.bd.ikt ] (名词) ;高元音[ u.]一般弱化为[ u] ,如who [ hu.] ———[ hu ] ,do [ du.] ———[ du ] ;,汉语的轻声音节中复元音都有单音化倾向,例如“木·头”[mu t‘ou ] v[mu ‘t o ] “, 妹·妹”[mei mei ] v[mei me ] 。英语的双元音在较大失重的情况下也产生质变而弱化为单元音[.]或[ i ] ,如progress [.pr.ugres ] ( 名词) ———[ prgres ] ( 动词) , today[ tdei ] ———sunday [.s.ndi ] , there [ .] ———there is [ riz ] 。然而英语的双元音是动程较长的滑流音,在一般的弱读音节中虽音强减弱、音长缩短,但仍保留其滑流音的特点, 如house [ haus ] ———however [ hau.ev.] , know [ n.u ] ———follow[.fl.u] 。英语的元音有长短之分。既然重音是音强、音色、音高和音长的综合体,那么元音的弱化在音长方面也必然有所表现,这点我们在许多功能词的强式和弱式的读音中可以看到。汉语普通话的元音在重读音节中都读得较长,而在轻声音节中,音长大大地缩短,这是轻声音节的特点,只是没有相应的音标表示罢了。,(2) 辅音的弱化通常表现为发音阻力的减小,汉语的辅音弱化产生于轻声音节的首辅音,主要表现为不送气的清塞音b、d、g 和清塞擦音j 、zh、z 的浊音化,这是因为轻声音节作声母的清辅音处于两个浊音之间,由于声带的怠于变动,而将前后的嗓音串连起来,于是自身也就浊化了。例如“, 来·吧”[ lai pa ] v [ lai b.] “, 听·着”v [ t‘i.t©.] v[ tÃi.d§.] “, 好·的”[ xau t.] v[ xau d.] “盘·子”[p‘an ts.] v[p‘an dz.] 。,,英语辅音的弱化除发生在词内的弱读音节外,更多见于词末位置。其表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送气强的清塞音、塞擦音和擦音变得送气减弱或不送气,因为肺部压送气流的力量减弱,也由于发音器官肌肉有力程度减小,如letter [.let.] ,rapid[.r ·pid]中的[ t ]和[p ] ,以及cap [ k·p ] ,cut [ k.t ]词末的[p ]和[ t ] 。另一种弱化表现为词末浊塞音、浊擦音的清音化。因为到了词末器官趋于休止,声带肌肉变得松弛,引起声门敞开,呼出的气流也就不带声了。如果我们将pig 中的[.]与gate 中的[.]进行比较,我们会感到声带振动的情况明显不同。,,(3) 声调的弱化:汉语的轻声音节中声调也因弱读而没有明显的高低起伏,失去原来固有的调值,变成一个轻短而模糊的调子。而且普通话里的轻声在一部分词语中具有区别词性和词义的作用。例如: 兄弟xiōngdì(哥哥和弟弟) 兄·弟xiōngdi (弟弟) 是非shìfēi (正确和错误) 是·非shìfei (纠纷) 对头duìtóu(正确,形容词) 对·头duìtou(对手,仇敌,名词)英语的音节和单词无固定调值,弱读时音高也有稍许变化,但必须受整个语句语调的支配,这也是与汉语不同的地方。,2) 脱落,大小不同的语音单位在语流中常有消失的现象。弱读音节中的元音常因弱化而导致脱落,特别是在含响辅音的音节,这点在英汉两种语言中是相同的。例如“我·们”[wo m.n ]可以说成[wo mn ] ,让其中的响辅音作音节音,发得快时还可以是[wom] ,又如轻读音节里高元音[i 、u、y]在擦音或塞擦音之后,往往清音化,实际上就是不读出声来,例如“, 豆·腐”[ tou fu ]可以说成[ touf ] “, 意·思”[ ji s.]可说成[jis ] 。,,现代英语中由于弱化而导致的元音脱落尤其普遍。在[p 、t 、k ]之后或响辅音[ n、l 、r ]之前的弱读元音常不读音,happen[.h·p.n ] v [.h·pn ] , favourate [.f eiv.rit ] v [.f eivrit ] 。在快速口语中也有词首的弱读音节不读音的,如: He’s absent today because [ (bi)Äk.z ]he’s ill. She hasn’t told me about [ (.).baut ]it .在快速随便的谈话中句首的弱读词也可以有一个或两 个脱落不发音的。例如: ( It) sounds good. (Are) you leaving now ? (Would you) mind if I sit here ?,,辅音因弱化而脱落的多半是擦音,英语中有些以擦音[ h ]开头的代词或助动词,弱读时[ h ]往往脱落,如him[ im] 、his[iz ] 、have[.v] 、has[.z ] ,介词of [v ]弱读时,擦音[ v ]也常脱落,a lot of people 可读作[ lt pi.pl ] 。汉语中常有人把“不知道”[Ípu t.ö.t au ] ,发成[Ípui ö.tau ] ,其中也是非重读的塞擦音[ t©]脱落了。,3) 合音,合音的过程往往同时包含减音现象和元音音质的变化。汉语的前响复元音[ ai 、ei 、au、ou ]在轻声音节中可以读成单元音[.、e、、o ] ,例如“石头”“头”[ tÃou ] ,读轻音时可以读成[ tÃo ] ,“防备”[fa.pei ]可读作[fa.pe ] 。两个音节合成一个的现象汉语中也常见,一般出现在少数常用词语中。如“不用[puju.]合成“甭”[p] ,“两·个”[ lia. k.]合成“俩”[lia ] “, 三·个”[ san k.]合成“仨”[ sa ] 。此外,汉语的儿化音节与前面的音节合成为一个,称为“儿化合音”,例如“花”[ xua ]“儿”[ .r ] ,“花·儿”[ xuar ] ,“门”[ m.n ]“儿”[.r ]合成“门·儿”[m.r ] 。 英语的双元音在明显失重的情况下变读为[.]或[ i ] ,这既是弱化也是合音现象。两个音节合成一个的现象在日常口语中也常见,如let us[let .s ] vlet’s[lets ] ,that is[.·t iz ] vthat’s[.·ts ] ,We are[wi .] vWe’re[wi.] 。,二、连读变调,(一)连读变调的性质 (二)连读变调的类型 (三)普通话的连读变调,(一)连读变调的性质,1、连读变调的含义两个或两个音节连在一起时,音节所属调类的调值有时会发生变化,这种现象就是连读变调。2、连读变调的标记3、连读变调的作用,(二)连读变调的类型,两音节变调: 1、前变型 2、后变型 3、全变型 三音节或四音节变调:三音节四音节甚至更多音节的连读变调要比两音节复杂得多,而且往往受到语义和语法结构的影响。,,“三个上声相连,根据词语内部层次的不同,前两个音节有两种不同的变调。一种的第一个音节调值变读21,第二个音节调值边35;一种是前两个音节调值都变读35。例如: 很勇敢 小老虎 (21 35 214) 展览馆 管理组 (35 35 214)”(黄伯荣、廖序东的《现代汉语》),,应该补充一点。“A|AA”可以是 LHL(21 35 214),也可以是 HHL(35 35 214)。(L 是 Low ,H 是 High 。)教科书应该着重指出,“A|AA”的基本格式是 LHL(21 35 214),那个 HH(35 35 214)是某种模糊形式,也就不是基本格式。那种错误可能是 30 年代遗留下来的知识疏漏,后来没有及时更新已经老化的旧知识。辞典也缺少专门的标调方法,有关知识的普及不被重视。,,那里有许多可能的因素。“A|AA”慢速语言倾向于 LHL ,快速语言倾向于 HHL 。口语熟用的某些词倾向于 HHL ,例如“老两口儿、小两口儿、老古董(指人)、小九九儿”。地名“古北口”似乎常用 HHL 。“他会耍笔杆儿” LHL 的多,“他是耍笔杆儿的” HHL 的多(后者已经词化)。办公室名称“厂党委” HHL 的多。“李小姐”说成 LHL 的信息量多于 HHL ,后者“李、黎”不分。“贾巧姐”熟人之间反复说是 HHL ,“假巧姐”加重口气说是 LHL 。,,“你看,小狗|撵|老鼠!”可能是 HVVH .L ,(VV 变体是 HH 、HL 或 LH )。HL-HHL 或 HHL-HL 都可以看成是两个节奏单元,HHHHL 可以看成是一个节奏单元。“‘小狗撵老鼠’的事儿我见过”可能是 HHHH .L ,用作话题,也就需要减少节奏单元数。节奏单元多了会使语言清晰好懂,但是也会使语言破碎、罗嗦,让人抓不住要领。,,突出语义的句重音使 V 用成 L。起强调作用的句重音往往使它用成 H。“我 'L想走远点儿,走不动啊!” : “我 'H想走远点儿,早就走远了。”前一句着重“想”的语义。后一句是“想/不想”的简单对立。如果是“我”加重,'H 是别人管不着, 'L 突出语义属性自个儿。 三个或三个以上单音节上声词连接在一起,相邻的词都有直接语义联系的,尤其其中有单音节动词或介词的,另有复杂的规律或灵活性。“我想、想走、走远、远点儿”都两两直接相关的链型关系。“我想走远点儿”最经常使用的格式可能是 HLHHL 或 LHLHL。,,每一层次前加一个上声的“有|||小||纸|雨伞” VVVHL,VVV自由,但是不能用 LLL、LLH、HLL。 每一层次后加一个上声的“展览|馆||里|||有” HHH .HL 。“展览馆里//有” HHH .L//L ,// 是停顿。,,前加或后加两个或两个以上上声且自成单元的“把||我|老脸|||往|哪儿||摆”VVHV .H 'HL,VV 自由,但是不能用 LL 。那个“往”有点特殊。必须变调的“哪”又是强重音,那些因素可能使“往”轻化变低,也许已经无所谓H或L。“把||我|老脸|||往|哪儿||搁”VVHV .H 'L,“往”特别高也是轻化。(“把|我||老脸”还是“把||我|老脸”,那种层次关系我说不清楚。对于节奏关系来说,“|||”的位置上可以放大一点的停顿。如果没有停顿,那个“|||”未必很重要,跟“||”差不多。也许使用音步的观念更合理。另外,“往哪儿摆、往北走”似乎 LHL 也行,还真说不好。) 在下层已经变成 H 的,进入上层,直至最高层,都不再变回去,,三个并列的单音节词、语素或非语素音节组合起来的“稳准狠、甲乙丙、五九五、等等等、好好好、走走走、有有有、索马里” HHL 的很多,LHL 的很少。“稳//准//狠、甲//乙//丙” L//L//L 。 “小组长”:相对于“大组长”是 HHL ;相对于“老组长”是 VHL 。“冷水管”也有两种意思,两种格式。 成语里的“尺有所短”经常说成 HLHL 。“尺”加重,也可以说成 ‘LHHL 。 “水产品” 似乎应该是 HHL ,播音员经常说成 LHL 。,,李小宝九点写讲演稿。,,上边的图解中“李小宝九点写讲演稿”里,“点”很特殊。对于前字“九”,它很像是本调。对于后字“写”,它又很像是变调。那么它们是 HHL,还是 HLL 呢?两个本调 LL 的组合能行吗?它是否是 HML 呢?“九点写”属于 2+1 的句法结构。2+1 的句法结构经常有那种现象。“李小宝”属于 1+2 结构,没有那种现象。2+1 结构的“讲演稿”(HHL)是多音词,也没有那种现象。2+1+1 语音结构的“九点写稿”,,有时候甚至像是楼梯一样,一级比一级低:音高大体上是 5+3+2+1。那都是顺序后加一个上声的组合。那种 M、L 或者 3、2、1 ,似乎是大大小小、层次分明的分界标记。有时候句重音会破坏那种楼梯结构。“九点写稿”的“写稿”加重,“点”用本调,成了 HLHL 了。另外,1+2 结构的“李小宝”,调型是两可的:LHL 或 HHL (图中是 LHL)。(以上 H 表示变调,L 表示本调,M 表示中间状态。多级的音高 5、3、2、1 也一样,是平均音高。),,赵树庆半夜上教育部。,,图中都是去声字,那里去声音高低音点低的,例如“庆、夜、部”,都在多音节词、词组、短语、语句的边界位置上。那里每个字低音点的差异是听觉中极其显著的变化,人耳对此非常敏感,而且很有分寸感。图中“半夜 上”融合成一个节奏单元,低音点的配合关系是有所反映的。那里“上”轻化了,高音点很低。高音点与低音点是有所分工的。在“上”轻化的配合下,“半夜”被突出,成为重音。,,吴国华明年回阳澄湖。,,在声调系统中阳平是 35 调,在实际语流中它们高高低低,参差不齐。阳平上升的斜率和上升的幅度受到某种限制,与此同时还要让高音点去突出重音,让低音点形成节奏,也就比较复杂了。请注意,图中“华、回、湖”低音点都是比较低的。在“年 回”轻化的配合下,“明”被突出,“明年”成为句子重音。,,拿上声跟阳平和去声比,后两种声调不受变调形式的限制,低音点的作用也就更加自由。过去说去声有 53 变调。现在看,所谓 53 调应该是“小 51”(赵元任的话)。在语流中各种大大小小的 51 调是无级多分的现象。只要说话人和听话人的耳朵能够分辨,说话的人执意去使用了,它就是许多音高梯级,起了区分节奏单元和节奏等级的作用。那种音高现象跟音位学无关,不能用音位变体的概念去死搬硬套。也就是说,去声确实没有声调变体 53 调。它们不是音位学问题,却是重要的韵律语音学问题。它们超出了声韵调系统形式化的水平,却是语言的韵律标记。 现在已经有不少数据库的研究表明,声调低音点与节奏单元边界的关系配合得非常好。语流中低音点的那种调节变化很有规律,而且极其显著。其显著程度是音节时长所不能比拟的。在短语内部,停延往往是一种潜在的可能,并不显著。,,张中斌今天修收音机。,,应该提到,汉语阴平比较特殊,它没有声调系统的低音特征,也就无法用那种方法去形成节奏单元。图中的高高低低主要是句子重音问题。许多阴平字连接而成的语句是很尴尬的。这大概就是“孤平”问题的症结。现代汉语阴平是高平调,也就更加不喜欢“孤平”了。,
展开阅读全文
  微传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第六章 语流音变.ppt
链接地址:https://www.weizhuannet.com/p-8138438.html
微传网是一个办公文档、学习资料下载的在线文档分享平台!

网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网站客服QQ:80879498  会员QQ群:727456886

copyright@ 2018-2028 微传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ICP备18006529号-1 ,公安局备案号:13028102000124

收起
展开